亦有仁义而已矣

在今年的国庆群众大会,李显龙总理提出要开拓前进的新路径;概括而言,是在坚持人民自食其力的基础上,强调互助精神。他向国人承诺:“你们不会独自面对这些挑战,因为我们会同舟共济,找出在新环境里蓬勃发展的新方法。”三大民生新措施包括减轻国人的医疗费用负担,增加津贴以协助国人买组屋,减少教育压力并提高其促进社会流动性的功能。李总理也分享了樟宜机场及大士港口的扩展计划,提醒国人新加坡要保持国际竞争力的重要性。

对于不少忧心生活压力不堪重负的国人而言,演说内容很大程度上是对症下药,就人们最关心的医疗负担、组屋昂贵、教育压力等课题,提出具体可行的应对办法。贫富差距的持续扩大,让这些课题越发显得尖锐,不及早提出对策,恐怕社会对立情绪将难以抚平,国家凝聚力也将被腐蚀。虽然新措施是在强大民意反弹的背景下推出,但就如李总理所言,方案并非是在问题难以解决之后才制定,国家还有足够的资源处理问题。他强调:“我们是从一个强而有力的位置出发。”

这一点甚为关键,因为一旦问题已经积重难返,就失去了对症下药的能力——至多是犹如给癌症末期患者注射吗啡止痛而已。因此,在一个强而有力的位置亡羊补牢,国人应该可以稍感安心。当然,相关部门在接下来公布更多政策细节,也能让国人自行判断,问题是否会得到合理的解决。对于另一部分的国人,他们恐怕更希望当国家还处于强而有力的位置时,着手应对另一层次的问题。相对于务实的民生议题,这一层次涉及的是务虚的精神领域——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

这并非学究的高阔之论,这几年的政治发展及舆论走向显示,如果不及时重视和处理“礼节、荣辱”层面的问题,光是解决了衣食住行的民生议题,也不能保证国家的长治久安。历史与现实均印证了孔子的观察:“放于利而行,多怨。”政治固然关系到利益的分配,但欲壑难填,一味在民生议题上打转,毕竟不是治本之道。除了资源有限而欲望无穷的无解之外,需要进一步问的核心问题是:为何衣食足之后需要知荣辱呢?

社会价值的日益多元化,对社会向心力造成全新的挑战。以资源的分配为例,主张加强社会安全网的呼声,终于得到政府的回应。但还有更多的主张,仍然处于莫衷一是的状态——订立最低工资,保障低收入者的劳动尊严;挪用庞大国防经费的一部分去支付增加的福利开支;对高收入群体增税,让社会财富分配更公平……各方都自认拥有道德正当性,因此愈加采取择善固执的态度。如果彼此间缺乏妥协精神,则进一步的政治对立和撕裂,势必在所难免。

知礼节、知荣辱,就是要就这一层次的问题对症下药,关系到更为本质性的公共善。让国人在自食其力的同时,不必担心孤军作战,突出的同舟共济精神,这正是一种公共善的体现。自食其力的意义,其实也是在实践个人的价值;人不能只是生物性的孤家寡人的形式存在,更必须通过建立人伦的生活——作为孝顺的儿女、慈爱的父母、友爱的兄弟姐妹、互敬互重的夫妻、忠信的朋友、守望相助的邻居、敬业乐业的同事、心怀家国的公民——来达到自我完善。这也才是《公民信约》宣誓要建设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繁荣、幸福的国家的真谛。

在个人主义渐成主流思潮,被新一代国人接受的时刻,继续停留在突出物质上的美好生活愿景(就算是相对公平的利益分配),仍然将无法遏制“多怨”的后果。竞争总要出现成功者与失败者,过分注重个人的胜负,必然将削弱集体的团结精神,进而危及公共善。国人自食其力奋斗的目的,不能仅是一己的名利,而是在健全的人伦关系当中,在完善自己的同时去丰富他人的生命——这才是为何同舟需要共济的理由。从这样的角度去思考,过度重视个人的权利,欠缺对他人和集体的考虑,显然不符合兼顾自己与他人的公共善。

从这样的层次出发,就可以发现例如教育的改革,还有许多可为之处。目前处理的,还在于如何缓解分数主义所造成的激烈竞争;需要进一步思考的,则是该如何教育学生在个人学习成绩的得失之外,去更好地把握群己关系,从中发现努力奋斗的人生意义,不仅仅是荣华富贵而已。社会舆论目前对精英主义的反思,正好表明培养未来精英的教育体制,需要超越既有的思维窠臼,去充分思考要怎么克服自由主义和个人主义的影响。

李总理在演说中表示,要重新平衡政府、民间团体和个人的责任与角色;个人目前所承担的生活风险,将更多地由集体接手分担。他引述俚语“前人种树,后人乘凉”,也反映了重要的历史感。把个人的意义放在群体里和历史中,都是国家能否承先启后的关键元素。新加坡从开埠到建国,靠的都是群策群力的价值观,才有今天的成就。在人才自由流动的全球化环境里,过度崇尚个人权利观,对故乡缺乏历史感和人伦关怀的精英,自然会“哪里凉哪里坐”。

孟子说:“夫义,路也;礼,门也。惟君子能由是路,出入是门也。”要开拓前进的新路径,必然不能停留在惟利是图的旧途。万幸的是,大部分国人还保持一些共同的历史记忆并具备基本的共识;不在这个强而有力的位置未雨绸缪,待价值体系分解,政治对立加剧,再大的蛋糕,恐怕也不易分配好。

原载《早报星期天·想法》2013年8月25日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得鱼忘筌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亦有仁义而已矣 的回复

  1. Pingback引用通告: 亦有仁义而已矣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