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有粟而不得食

被政府视为立国核心理念之一的“任人唯贤”制度(meritocracy),似乎正面对社会的质疑,以至于政府要员接连站出来为之辩护。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7月27日表示,担心“任人唯贤”制度分化国人,带来社会的不平等。早在4月27日出席某慈善晚宴时,吴作栋就认为,由于收入差距逐年扩大,引起人们的不满和羡嫉。他说:“事实上,不受控制地推行任人唯贤不是件好事”,并建议实行“温情的任人唯贤制度”(compassionate meritocracy)。

副总理尚达曼在4月20日的一个专访,也表达了类似的担忧。他强调精英必须有社会责任感,提出了“持续的英才制度”(continuous meritocracy)的概念,即摆脱现有“一考定终身”的选拔规则,确保精英阶层保持足够的开放性,避免有其他能力的贫寒子弟被拒于门外。
李显龙总理3月27日在第25届行政服务晚宴及擢升仪式上演讲时,也对位居权力核心的精英公务员做出警示。他呼吁他们要对“不幸群体所面对的挑战有所了解”“永远不要自以为是和傲慢”“接受政府并不是对所有问题都有答案”。为避免行政官与社会脱节,政府让行政官到社区基层历练;并培养所谓的专才型公务员领袖,防止精英阶层的结构过于单一。
用“任人唯贤”来翻译meritocracy,其实存在一定的争议,毕竟原文的merit指的更多是工具性的“优点、价值、功绩”,并没有中文里“贤”的道德意味。作为一种政治哲学,meritocracy的理念虽然产生于17世纪启蒙运动的理性主义,但作为一个词汇,却是英国社会学者和工党政治家迈克·杨(Michael Young)在1958年生造出来的。在其讽刺寓言小说《能人统治之崛起》(The Rise of the Meritocracy)里,作者设想英国现行的世袭体制瓦解,基于智商的精英统治取而代之,学业优异的工人阶级成员加入了精英阶层,但是下层人士对他们的仇恨,却超过对旧有贵族阶级的不满。仇恨在2034年爆发为暴力革命,推翻了精英的统治。
杨在2001年于《卫报》撰文,批评当时的英国工党首相布莱尔,无知地把meritocracy当做时髦的政治理念来推销。杨说,传统的英国贵族统治精英因为自知靠血统上位,还晓得有所节制;凭借优异学业成绩爬上来的新贵却自以为是,迷信自身权位的道德正当性(全凭自己的努力和成绩),因而更加肆无忌惮地捞取好处,忘却并背叛了原有的出身,导致下层阶级失去民意代言人,逐渐在民主进程中失声,最终产生政治疏离感。
名校文凭取代家族血统,成为定义和筛选精英的新标准,在杨眼中,正是贫富差距扩大,社会流动性下降的罪魁祸首。他说,晋升精英阶级者自认是靠merit成功,缺乏merit的失败者因而咎由自取,成败皆名正言顺。这些新精英阶层相互通婚而日趋封闭,更利用自己所享有的社会地位、政治权力及财富优势,继续让下一代维持精英身份,恶化了代际社会流动性。
杨的政治寓言,似乎也被提出“大亨小传(或叫盖茨比)曲线”(Great Gatsby Curve)的渥太华大学经济学家迈尔斯·乔拉克(Miles Corak)所证实。乔拉克的研究发现,基尼系数较高的国家,其代际社会流动性往往也较低。美国收入最高10%家庭的儿子,超过25%会继续处于社会收入最高的10%,另外的25%也维持在全国收入阶层的前三分之一;而收入最低的10%家庭,其儿子仅有一半能上升到全国收入阶层的后三分之一。
盖茨比曲线现象强化贫富差距的另外一个原因在于,精英的注意力放在保持现有地位,或继续向上攀爬,自然对于社会弱势的处境不屑一顾,于是强者越强,弱者越弱,乃至弱肉强食,社会陷入政治冷漠,进而激化为阶级对立,最后难免《能人统治之崛起》所预言的暴力革命。
精英主义将自身地位的正当性,建立在教育成就上面,另一个副作用是导致教育体系的竞争激烈。这一现象,在本地已经成为了越来越棘手的难题——学前教育日益倾向揠苗助长,家长挣破头要把孩子送入名校,大学吃香的专业院系如医学、法律、会计等僧多粥少,各类教育改良方案均逃不出分数主义的窠臼……教育的工具化,加上贫富差距趋于固化的迹象,加剧了人们对于身处在这种赢者全拿的游戏中落败的焦虑。
总理、副总理、荣誉资政等对meritocracy弊端的政治反省,都依然强调其正当性,只是要注入“温情”和“持续开放”的元素。真要匡乱反正,恐怕还必须“正名”,回到任人唯贤的原意。merit只是一个工具,精英的道德感(贤)才是关键。《论语·颜渊》记载:“齐景公问政于孔子。孔子答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公曰:善哉!信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虽有粟,吾得而食诸?”这段关于政治伦理的答问,指涉的是精英的羞耻心和荣誉感——光有merit却不贤,不是这个社会所要的精英。精英不能回避社会责任,这包括对自身义务的体认,以及“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道义。少了这些道德担当,任谁都要寝食不安了。

原载《早报星期天·想法》2013年8月4日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得鱼忘筌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条 虽有粟而不得食 的回复

  1. Pingback: 虽有栗而不得食 | 新国志

  2. Pingback: 精英与草根政治的制度性博弈 | 新国志

  3. Pingback: 新加坡全国对话启迪中国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