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阴不生 独阳不长

在去年提出上诉,要求取消刑事法典377A条文,关于两男性交违法的一对本地男同性恋伴侣,近日聘请了英国前总检察长、女皇律师戈德史密斯勋爵(Peter Goldsmith)代表他们诉讼。在此前的6月29日于芳林公园举行的“粉红点”(Pink Dot)集会,高达2万1000多人出席,比去年的1万5000人有显著的增加,比前年的1万人更是倍增。集会表达对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LGBT)的支持。反对歧视同性恋的趋势方兴未艾,那些还认为本地社会观念保守的人,恐怕需要对自己的看法做出调整了。
在同性恋平权运动最前沿的美国,最近更发生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美国最高法院在6月26日以五票对四票,判定拒绝同性配偶得享联邦福利的《联邦保护婚姻法》(DOMA)违宪。虽然法院的判决,主要是出于对各州独立立法权的尊重,因而反对DOMA不承认在一些州属已经合法的同性恋婚姻,然在当前美国民意逐渐倾向认可同性恋婚姻(超过半数美国民众支持同性恋合法化)的大背景下,判决势必壮大其余州属支持同性恋婚姻运动的声势——目前已经有12州及首都所在的华盛顿特区立法承认同性恋婚姻。
全球至今有13个国家承认同性婚姻,另有近10个国家进入立法阶段。虽然新加坡的同性恋运动还仅在争取除罪的阶段,从逻辑上讲,如果无从反对权利均等的原则,那同性恋非但应该除罪,他们也没有理由不能结婚。专研美国宪法的普林斯顿大学法学教授罗伯特·乔治(Robert P. George)说,如果婚姻仅仅是一对相互有强烈感情的人的结合,这个逻辑是正确的——两个异性恋者如果愿意长相厮守,就可以合法结婚;同样深爱对方,愿意彼此白头偕老的同性恋者却不能,其中的差异只是性别,从公平正义的角度看,反对同性恋婚姻不是出于僵化的宗教教条主义,就是因为存有偏见而心胸狭窄(bigot)。
可是反对同性婚姻的乔治却指出,问题的关键正在于,婚姻不仅仅只是两个对彼此有强烈感情的人的正式结合而已。他表示,关于同性婚姻的辩论,核心不在于应该允许谁或禁止谁结婚,而在于婚姻到底是什么。他是《什么是婚姻?——维护一夫一妻制》的三名作者之一,另两人是普林斯顿大学博士生兼耶鲁大学法学院博士生谢里夫·杰尔吉斯(Sherif Girgis),和保守派智库美国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研究员瑞·安德森(Ryan T. Anderson)。
争取同性婚姻者立论的基础,在于权利的平等。他们认为,婚姻代表的只是一种强烈感情的结合,任何有这种强烈感情和意愿的伴侣,不论性别,都应当能合法结婚。但《什么是婚姻?》的三名作者却认为,婚姻不只是强烈感情的结合,作为一个历史久远的人类文明制度,婚姻代表的是一种全面的结合,除了感情,更包括意志(情趣相投)与肉体(性行为)的结合,结合的目的在于传宗接代、养儿育女,所以它必然是永恒且排他的。与一般美国保守派从基督教教义来立论不同,这本书以社会学研究的证据为基础,从哲学上以“夫妻间观点”(conjugal view)来维护婚姻制度。
同性婚姻之所以逐渐在美国(甚而世界各地的年轻一代)成为民意主流,除了对于婚姻的现代理解(基于强烈感情的结合),也因为反对派从基督教义立论,然而宗教信仰衰微是个全球现象;且宗教伦理在政教分离原则下只属个人信念,不足以左右公共政策。可是反过来看,对于婚姻的理解如果只是两个有强烈感情者的结合,一旦感情消退,婚姻也就难以维系。世界各国离婚率高企(美国初婚配偶离婚率为50%,再婚配偶离婚率为60%),生动地反映了这个问题。婚姻制度分崩裂解,无疑是一种威胁公共善(public good)的社会危机。
如果不从“夫妻间观点”(异性结合、传宗接代、至死不渝、排他)来看待婚姻,则婚姻将失去作为人类文明制度的意义。如果仅基于平权的理由,支持同性婚姻者将无从反对一夫多妻、一妻多夫、多夫多妻的结合——只要这些人对其“婚姻伴侣”都有强烈的感情。同理,不从“夫妻间观点”来看待婚姻,支持同性婚姻者也不相信婚姻关系的排他性,一些人因而主张“开放婚姻”(open marriage),认为在婚姻伴侣之外有性伴侣,是一种更为成熟和有弹性的关系。可以想见,离开了一夫一妻制,同性婚姻、开放婚姻、多伴侣婚姻、高离婚率等现象,最大的受害者将是无辜的孩子。
很多社会学研究已经表明,来自破裂家庭的孩子更容易有辍学、吸毒、酗酒、未婚怀孕、堕胎、自杀等反社会行为倾向。美国社会学界更警告,由于离婚率飙升,美国正面临所谓的“无父社会”危机,孩子在缺乏双亲的环境里成长,对于他们日后的人格养成会造成不良影响。众多年轻生命因家庭破裂而不圆满的惨重代价——这还不计算金钱上的社会成本,美国2008年的一项研究发现,离婚以及未婚父母每年花掉纳税人1120亿美元——说明维护婚姻制度的关键性,因为家庭的崩解将摧毁文明社会的基石。
同性恋者自由恋爱、长期同居的权利必须被尊重,但是坚持婚姻是为了传宗接代、养儿育女的一夫一妻的全面结合,却无关同性恋歧视。人类的历史经验证明,社会的健全发展,文明生活的持续繁衍,能自我滋养的婚姻是唯一的制度保障,把它颠覆,将是灾难的开始。

原载《早报星期天·想法》2013年7月14日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得鱼忘筌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