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自由的“原罪”

新加坡报业俱乐部在2011年9月13日举办了一场“大选报道”论坛,分析该年5月份“分水岭”大选的结果。主讲者之一的前官委议员维斯瓦在论坛上说,他身边许多受过高深教育的朋友已不再看报纸,这令他感到不安。他形容这是民众对主流媒体“盲目捍卫现状的还击”,因为主流媒体的信息与观点无法满足这部分国人的需求,他们转而投向互联网及社交媒体等“替代媒体”的怀抱。

另一名主讲者南洋理工大学黄金辉传播与信息学院副教授契连·乔治博士则指出,政策研究院的一项全国调查却发现,还是有四成国人在大选期间每天花至少20分钟翻阅报章。但他也指出,简单报道的时代已经过去,如果主流媒体不希望被变化的浪潮冲走,或让遭遇挫折的保守派把矛头指向它们,就得决定本身的立场以及要怎么随时做出调整。
近日关于印尼烟霾灾害信息及报道的争议,让我联想起参加这场论坛的情景。对于空气污染指数(PSI)的发布以及解读方式,坊间存在激烈争议,不但质疑官方数据公布的方式,甚而怀疑当局可能试图隐瞒真相。同事韩咏梅上周在她的专栏也讨论了这个现象,并提出了关键的问题:“所谓自由的言论能不能接受理性的检验?”
事因环境局每小时公布的PSI,其实是过去3小时的平均值,民众对照当下呼吸的空气素质,便难免产生指数低但污染度高的感觉,一些人于是开始质疑当局数据的准确性。此外,各方就是否该发布对健康损害更大、直径小于2.5微米的空气微粒浓度指数PM2.5,也见仁见智,这进一步加剧了猜忌。加上政府因担心冲击经济和社会正常运转,且基于每日空气污染指数变动幅度较大,对于一些民众呼吁颁布停工令持保留态度,更引发了一些舆论的不满和批评。一旦搅和进不同政见与党派背景等复杂的政治因素,自由讨论遂沦为掺杂意气用事和派别攻讦的乱局,在国家面临烟霾灾害的时候,尤其容易让人心更为躁动不安。
我在本栏《第四权和第三方》(6月2日)里认为,当民众无法从复杂且有争议性的公共议题里分辨对错时,媒体就必须扮演“公正第三方”,为他们消化大量相关事实,说出真相来让民众做出自己的解读和判断。虽然《联合早报》在报道烟霾灾害新闻时,是第一个指出PM2.5超标的媒体,但在坊间对政府的一片质疑声浪中,仍然被归类为是在替官方宣传、不能完全相信的“主流媒体”,这对身处新闻前线,认真负责报道的同事,无疑是极大的不公。
这种不幸的局面,可以从几个层次去讨论。首先,在民主开放的社会里,任何公共课题都因为涉及不同利益群体而难免其政治性,但这还是有别于把课题政治化。一些民主社会的经验表明,特定政治群体会为了自身的利益,刻意通过混淆视听的方式,在公共事件里人为地制造对立,借以从撕裂的民意中捞取政治好处——在烟霾事件中指控官方数据不实,就有削弱政府公信力的政治效果。因此,社会必须在朝野之外存在强大中立的第三方,媒体、学界都应当扮演好这个角色。
第二,本地的媒体与学界之所以未能充分发挥应有的角色,与政府过度强势的作风息息相关。执政党一贯采用“委托论”来正当化自己的作为——只有政府受选民委托治国,缺乏选票委托的媒体与学界不能反对甚至质疑政府。无独有偶,立场独立、言论尖锐的南大乔治副教授日前永久聘约申请二度被拒,就引发了诸多关于寒蝉效应的政治联想。第三,长期习惯了报道和解释政策的媒体、学界,在新的政治环境里还得进行艰难的反省,并树立本身的专业能力与尊严,来承担“公正第三方”的关键社会角色。
第四,政府同样也必须意识到新时代需要新的思维。当许多受过高深教育的国人从报纸转投互联网及社交媒体的怀抱,政治哲学里的“感知塑造现实”说(perception is reality)于是有了新的意涵——在多元复杂的互联网及社交媒体环境里,单一“感知”的消失也意味着“现实”的分裂。政府一锤定音的时代已经过去,如果思维没有及时跟上,在缺乏“公正第三方”的新环境里,就容易成为野心家的天堂——政府面对不公的污蔑时,却找不到正义的裁判,致使社会共识更难建立。
第五,享有更开放的言论空间的国人,是否也意识到伴随而来的责任及义务?是的,政府很强势;是的,学界很沉默;是的,媒体很温驯。强势、沉默、温驯或许都不尽如人意,却不代表没有是非。政府的数据如果可疑,就应该用证据去质疑,而不单是揶揄调侃,或去造谣诽谤。面对与官方相反的信息和观点,是否也应该同样采取批判的态度,而非囫囵吞枣,照单全收。
“所谓自由的言论能不能接受理性的检验”这个无奈的提问,反映的或许正是一种言论自由的“原罪”——救赎和解脱来自于组成民主社会众生的修行:是否愿意跳脱一己的眼前私利,给自己一个机会,给对方一个机会?当然,这个“共业”并不等于各打五十大板,责任的归属,还是必须按各方的实力公平分担——实力越强,责任越重。在转变的关键时刻,激情容易淹没理性,如果在沉溺于受害者幻觉的同时,本能地抢占道德制高点,理性将毫无立锥之地。在扔第一块石头之前,恐怕还是要扪心自问:谁是没有罪的?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隨想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则回应给 言论自由的“原罪”

  1. Pingback引用通告: 言论自由的“原罪”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