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数据的意涵

 

  “通过汲取人民的集体智慧和创意,我们可以共同创造未来。我们必须认识到政府并不掌握所有的答案——无论是在提供服务或制定政策方面。有时候,解决问题最为有效和方便的做法,是(向社会)咨询和众包(crowd-source)想法与办法。”
  这是公务员首长王文辉6月17日在“电子政府环球交流会”(eGov Global Exchange)开幕式上的讲话。会上的一个核心概念是“公开数据”(又称“开放资料”,open data)。这是一个新近的现象,由美国及英国政府在主推。它基本上是把政府所掌握的大量原始数据(raw data),以“机粕读数据”(machine readable)的形式——也就是电脑可以处理的形式——随时让任何人免费使用、转化、共享。
  2004年在英国剑桥成立的非盈利组织“开放知识基金会”(Open Knowledge Foundation,简称OKFN),长期致力于推广公开数据。根据其分类,公开数据有地理、文化、科学、金融、统计、气候、环境、交通等几大类。比如,从骨痛溢血热症患者的住处分布(地理数据),人们可以整理出伊蚊肆虐的黑区地图。如果配合其他的原始数据,比如患者的年龄、性别、收入(统计数据),或者这些黑区的有地住宅与组屋比例,组屋区新旧的比例,不同的研究者或许能通过对这些数据做不同思考,得出治理伊蚊肆虐难题的新想法。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尚达曼也在上述场合宣布,公众今后不仅能参阅更多政府公开的数据,更能主动要求当局提供尚未公布的数据。他说,政府希望以此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推动更多民众进行研究或创造利民的应用程序。他无疑也间接同意王文辉的说法:政府并不掌握所有的答案。
  当然,从尚达曼与王文辉的谈话主旨,不难看出政府对待公开数据的基本态度,主要还是看中其商业利益,希望通过数据共享的方式,调动民间智慧去开发和创造更多商业价值。这固然是公开数据运动的初衷之一,却并非其全貌。根据OKFN的界定,公开数据确实能创造更多商业以及社会应用价值,但它也是确保政府透明度的办法——资讯垄断本来就不符民主政治的基本价值。
  引领公开数据运动的英国政府,在2010年推出名为“我的钱花在哪里?”的数据库,纳税人能搜索到所有政府部门的任何一笔超过2万5000英镑的开支,细目包括付款部门、付款目的、收款人身份。在资料公开后,英国皇家税务与海关总署就被发现花费17万英镑购买瓶装水。可以想见,公众的集体监督,让审计署的工作更为完善,也让公务员在处理公款时更谨慎小心。
  与英国相比,处于起步阶段的我们还须急起直追。2011年6月启用的data.gov.sg,是新加坡政府分享公开数据的平台。目前,它有至少一半的数据仍以类似pdf文档的形式收录,并非电脑可处理的“机粕读数据”。虽然财政部表示,除了已经公开的数据,公众也可以要求尚未公开的数据,政府将酌情处理这些要求,但资讯通信发展管理局却表示,这项服务的启用日期尚未敲定。
  开放数据的重要性,可以从2003年的学术报告遭部长驳斥事件一窥究竟。该年,南洋理工大学的两位经济学者,因为根据人力部官方网站公布的资料做研究,在报告中得出了“过去5年里有高达四分之三的新就业机会落入外地人手中”的结论,引起了人力部代部长高调召开记者会严厉驳斥。两名学者在自我辩护时指出,部长所引用来驳斥他们的内部数据,政府部门以外的学术人员根本接触不到。
  政府之所以对报告结论反应激烈,正因为外来人口涌入所造成的影响,逐渐成为国人关注的政治问题。如果有了开放数据,类似的政治罗生门应该就能避免。
  除了保障政治透明度,公开数据另一个关键作用,就是公民的知情参与。缺乏公开数据,公民只能每四五年才通过选票行使政治决定权;有了公开数据,任何关心特定课题的公民,都能够随时掌握情况,并经由不同方式直接参与决策过程。以仍然充满政治敏感性的外来人口课题为例,他们在就业、住屋、教育、交通等方方面面的现状,是否真的造成排挤作用,都能够因公开数据而让任何有兴趣的国人掌握情况。
  只有在公民充分知情的基础上,攸关社会集体利益的公共课题才能被客观、理性、民主的讨论;有效的应对办法才更可能从中而出;别有居心的政客才无法浑水摸鱼,利用资讯不全来煽动民粹情绪,捞取政治利益。换句话说,公开数据有促成本地良好的政治文化与氛围的重要作用。
  开放、透明是互联网时代的主流价值,在这个“我们比我聪明”,集体智慧因互联网平台而自由流动,相互作用,进而能发挥更大影响的时代,政府确实不再掌握所有的答案,唯一的出路,只能是汲取社会全体的能量,在分享数据,建立互信的基础上,开创未来的社会和经济价值。

原载《早报星期天·想法》2013年6月23日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