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权和第三方

最能反映美国民主政治失灵的实例,莫过于白宫及国会在枪械管制立法上的失败。参议院在4月13日表决时,以54票支持,46票反对,无法通过修法所需的60票门槛。由白宫大力支持,民主及共和两党参议员联合提案的修法,要求对在网上及在展销会上购枪者进行背景审查,确保他们没有犯罪纪录或患有精神病。总统奥巴马在修法失败后形容,那是“华盛顿耻辱的一天”。

形容修法不成为“惨败”,一点都不过分,因为舆论其实有强烈的要求。4月初公布的一份民调显示,86%的美国民众支持对购枪者做背景审查,其中拥枪的美国民众有一半支持这个修法。民意之所以一边倒,一个重要原因是去年12月15日康涅狄格州桑迪胡克小学(Sandy Hook Elementary)的血腥枪击案。包括枪手和20名儿童,共有28人死亡,震惊美国内外。奥巴马在案发后召开记者会,含泪呼吁美国人同心协力,以“有意义”的行动来制止枪击悲剧继续发生。

但是举国难得一致的政治意志,最终并没能得到贯彻。修法失败背后的原因错综复杂——共和党领袖全力杯葛奥巴马,拒绝任何能够让他顺利施政的两党合作(bipartisanship);影响力强大的拥枪团体全国步枪协会(NRA)积极在国会游说,并通过传媒舆论散布谎言来混淆民意。例如很多极右翼评论员纷纷恐吓美国民众,说奥巴马正准备立法禁止拥枪,导致枪械的销量大增。事实恰好相反,布雷迪预防枪枝暴力中心(Brady Center to Prevent Gun Violence)的评估失望地指出,奥巴马上任两年间所推翻的限制拥枪的法令,已经超过了其前任小布什8年任期的总数。

拥枪和禁枪之争,只是美国舆论撕裂的冰山一角,也是奥巴马国内施政举步维艰的最新例子。86%民意支持的修法失败,反映了美国两党政治所面临的危机;而民主制度所需的两党合作精神的式微,同媒体的专业自尊被商业动机和民粹政治侵蚀不无关系。这在竞争激烈的24小时有线电视新闻台表现得尤其突出。为了保障收视率,不同电视台切割市场,三大之一的福克斯(FOX)专门讨好共和党保守选民;微软(Microsoft)与全国广播公司(NBC)合作的MSNBC倾向民主党自由派;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则标榜中立。

为了明确市场区隔,三大电视台的政治倾向性越来越强烈,新闻评论节目对政治对手的攻击越来越辛辣,甚至到了危及新闻专业操守的地步,往往造成政治观点和立场比事实更为重要;CNN的所谓中立,也逐渐变成各打五十大板的乡愿化。反对禁枪的共和党右派,正是通过包括福克斯在内的平台,散布奥巴马有意禁枪的谎言,让恐慌的拥枪民众大举买枪。经常被论者拿来证明民主等于乱象的台湾政治,几乎也发生一模一样的媒体失能问题。

新闻媒体对于民主社会之重要性,可以从其被称为“第四权”(Fourth Estate)一窥究竟。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相互制衡,是民主政治典型的权力安排模式;例行的选举则是另一个制度支柱。新闻媒体之所以是三权分立之外的第四权,是因为选举要有实质意义,选民必须具备必要的知识——对政党竞选纲领的认识、对候选人的认识、对选举课题的认识,才能做出“知情选择”(informed choice)。防止中间选民被政客煽动的仇恨、恐惧等集体情绪,或者被处于政治光谱两极的少数所绑架,能够理性地做出“知情选择”,正是新闻媒体在民主制度设计里被赋予的天职。

民主政治里的政党博弈,经常会对争议性高的公共课题激辩,无暇紧跟时事的一般民众,难以从复杂的细节中分辨对错。掌握第四权的新闻媒体,这时就必须扮演“公正第三方”的角色,消化大量相关事实为选民陈述真相,让他们能据此对争议的课题做出自己的解读和判断。要扮演好这个关键角色,除了媒体从业员的专业操守及社会良知,也需要相关制度的配合,例如完整落实宪法所保障的言论自由权,这样才能确保公共课题的方方面面得以被检视,让关系民众利益的课题维持公开透明。

最近闹得纷纷扰扰的市镇理事会争议,无疑是本地政党政治博弈趋于白热化的先兆。国人对事件的反应大致分成两类:一类是担心党争将影响善治,甚而让政治品质沉沦;另一类则是漠不关心,冷漠的理由,恐怕还是因为两党各执一词且相持不下,让一般人莫衷一是,再加上对立情绪升高,容易使民众感到不耐且厌烦,最后要不干脆不关注,要不就是非莫辨地各打五十大板。

这样的结果,恐怕将真的导致政治品质的沉沦。就如《联合早报》5月15日社论所指出,我们必须关注市镇会是否可能因为政治斗争,而偏离了国人引以为豪的善治原则。这个课题不只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朝野党争,还关系到政治伦理的大是大非——政党在自身利益与国家利益之间本末倒置,或为打击对手而抗拒不了诉诸民粹的诱惑,都可能导致政治环境恶化,最终危及国本。

政治新常态,意味着类似的争议会日益频繁。身为民主社会的一员,在享受着自由的权利之际,也必须尽到相应的义务——作为公民,不能因为公共事件的细节繁杂与沉闷无聊而让脑袋自动缴械;作为媒体,则需要不断累积专业知识,对纷乱的公共事件抽丝剥茧,为公众提供容易理解的新闻和解读,贯彻问责政治的精神,既防止民主政治失灵,也为良政善治奠定厚实的基础。

原载《早报星期天·想法》2013年5月26日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得鱼忘筌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