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联合早报社论——市场原则的局限

市场原则的局限

(2013-04-16)

社论
2013年4月16日

  年轻家庭的托儿开支,将因为政府主动减少租金而有望降低。新成立的幼儿培育署宣布,建屋发展局今后在出租空间给托儿服务业者时,将放弃价高者得的“拍卖式”竞标模式,业者的课程素质及收费等“非标价”因素,也将成为竞标的考虑标准。这么做的目的很明显,就是希望能通过政府介入,控制租金不断上涨的方式,来减轻托儿业者的成本,进而降低年轻家庭的托儿负担;长期而言,这或许还能为年轻国人多生育提供诱因。

  寻求市场原则以外的理由来制定政策,政府终止托儿服务“单一标价”方式只是一个最新的例子。结合最近几名部长的发言,可以看出政府的施政哲学,正持续走出放任市场定价的旧格局。总理公署部长兼环境及水源部和外交部第二部长傅海燕前天重申,政府会检讨如何更有效地帮助国人应付医药费的负担,但也必须考虑财政平衡。国家发展部长许文远日前也指出,建屋局是预购组屋价格的制定者,不会被组屋转售市场牵着鼻子走。

  放任自由市场以供需决定价格,已经导致越来越多国人因生活费持续高涨而普遍感到焦虑,这也让政府不得不检讨既有做法的合理性和可持续性。其实,自建国以来,新加坡政府一直在本地经济活动长期扮演积极的角色,政联公司占国内生产总值的高比率,只是一个较为明显的证据。换句话说,本地经济运行的实质,从来就不是按照纯粹的自由市场原则。以组屋和店屋为例子,代表政府的建屋局是全国最大的业主与房东,它完全有能力通过调整供应来影响市场价格。降低托儿服务业者的租金,对政府而言犹如为长者折枝,可以说做就做,就充分地反映了这个现实。

  就算不考虑政府拥有左右市价的能力,假设生活费的上涨完全是市场自由供需的结果,事实表明,在重大的社会政策领域,自由市场的无形之手绝非最优的机制。再以托儿服务为例,鉴于人口出生率长期萎靡不振,鼓励国人多生育成为政府最重视的政策之一。虽然养儿育女不能仅仅从金钱去考量,但不容否认的是,培育孩子的成本高涨,无疑是导致年轻夫妇不生或少生的主要因素。这种长时间的金钱负担,不是任何生育配套所能够缓解。釜底抽薪之法,必须从减轻家庭的支出着手——这不可能让锱铢必较的市场来做,只能由政府承担。

  同样的,让不少国人感到越来越担忧的医药、住房、退休等社会政策领域,政府其实责无旁贷。自从2011年分水岭大选之后,政策重心的转变痕迹日趋显著,政府意识到自己必须采取主动介入的姿势,不能再任由自由市场价格决定一切。今年的财政预算案,就展现了这种政策思维上的改变。但是,施政的转变固然反映了思维的转向,在公共论述方面,至今还未见阐述政策思维与做法转变的前后一贯的说明。

  所谓“言不顺,则事不成”,关系绝大多数国人福祉的政策改变,必须辅以一整套逻辑前后一致的说法。这除了能够取信于国人,还能通过论述来合理化施政,凝聚全民共识。对现有公共政策的论述,无非是市场的价格理性——一切的做法必须要符合成本效益,价格信号是资源分配的首要考量。这套效益至上的说法,以及伴随而来的政策原则,或许能够达到善治的效果;可是能否实现公共善,如机会的均等、社会流动性、公平正义,甚至具体到让年轻国人能没有后顾之忧地享受生养儿女的快乐,却并非必然的结果。提出全新的论述,说明市场原则的局限,是形成新社会契约的必由之路。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