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联合早报社论:地铁免费并非白吃午餐

联合早报社论:地铁免费并非白吃午餐

(新加坡)联合早报 (2013-04-19)

  为期一年的免费乘搭地铁试点计划,将从6月24日起的每周五个工作日,在16个位于市区内的地铁站试行,乘客在早上7点45分之前在这些地铁站出闸,将不必缴交车费。整个计划估计耗资1000万元,全数由纳税人买单。交通部长吕德耀表示,政府没有回收这笔支出的打算,所以日后车资若上调,将与免费乘车计划无关。计划的目的,是为了能立竿见影地分散早上尖峰时段的上班人潮,改善地铁拥挤不堪的现状。

  社会对计划的反应不一,接受本报采访的议员和学者,对政府积极改善地铁拥挤问题表示乐见其成。政府部门和一些私人企业支持新措施,决定或考虑采取灵活工作安排来配合。大多数民众则表示,虽然他们支持计划,却宁可争取多一些睡眠时间,不会为了免费乘车而提早出行。另一些没有从中受惠的民众更质疑,为何计划仅限于所公布的16个地铁站,或为何在同时间乘搭巴士没有免费。

  公众的反应并不让人意外,毕竟计划的本意是要鼓励部分乘客改变出行时间,借此缓解尖峰时段的拥挤问题。如果大部分乘客为了免费乘车都提前出行,结果只是让尖峰时段提前而已。理解了措施的基本目的,也就能回答为何只限于市区内的16个地铁站,以及为何巴士没有同等的优惠了——公共政策的正当性,并不以能够惠及每一个人为标准。

  地铁免费,又是政府施政哲学转向的另一个新例——公共事务,尤其是关系民生领域的政策,不能全由市场自行决定。就在交通部宣布地铁免费试行的隔天,资讯通信发展管理局也表示,将修改《建筑内资信设施行事准则》,让电信公司能免费利用建筑空间,来安装移动通讯设施,加强室内手机通信号覆盖率。这一措施的性质,依然是政府积极介入干预市场,以保障民众(手机用户)的利益。

  一些民众之所以要求扩大公交优惠,显然是基于对既有施政哲学的理解。“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是信奉市场万能的新自由主义的口头禅,也是政府过去在解释政策时惯用的说法。一旦出现了“免费的午餐”,国人不免唯恐落人后,自然要质疑为何自己没有从中受惠。要消除这类误解,政府有必要提出更清晰的论述,阐明政策转变背后的想法和理据,否则日后再有相关的政策调整,恐怕将出现类似的困扰。

  关系民生福祉的公共事务,必须以“公共善”的实现为圭臬;在善治的技术层面,也应当避免公共资源的滥用所造成的“道德风险”(moral hazard)。这原是微观经济学描述市场失灵的重要概念,指的是当事人因为处于不必承担损失的位置,而可以采取不计后果的冒险放任行为。要求在16个指定的市区内地铁站之外也一样免费,或者在同样时段乘搭巴士免费,固然可能导致滥用公共资源的“道德风险”,在制度上混淆公共交通的特性,同样会产生“道德风险”。

  已经有学者推估,政府用于地铁免费试行计划的1000万元开销,可能并不足以应付所需的花费;陆路交通管理局也表示,1000万元只是“大致预估费用”,换句话说,纳税人最终可能还得掏出更多的钱来津贴这项免费措施。这必然导向另一个难以回避的“道德风险”——公交业者都是盈利的上市公司,却接二连三地接受纳税人的补贴。显然,盈利和公共服务之间难以两全的尖锐矛盾,构成了必须要面对及解决的免费午餐。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