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变不离其宗

新一年度的财政预算案被形容为有“劫富济贫”的精神,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尚达曼在国会预算案演说中,也使用了“财富重新分配”这样的说法。对照政府一贯的施政哲学,这显然是不一样的思维逻辑。在信仰市场力量的政府眼里,“福利主义”原是个肮脏字眼;可是“劫富济贫”的本质,却类似福利主义。政治本来就是“可能的艺术”,包括U转在内的任何转变都并非不可能。因此,政策从追求财富的创造,一改为缩小贫富差距,保障基本公平正义,从市场逻辑变成社会逻辑,在任何国家都可能发生——换政府就是了;但发生在同一个政府身上,就比较罕见了。

对照严峻的社会现实,政府这样的转变无疑为大多数国人所乐见。但是转变若要有序,必然得有个过程,在政治上更必须得自圆其说,否则前言不对后语,非但不能取信于国人,还容易给对手抓到把柄,最终得不偿失。这解释了任何政府都害怕真改革的顾虑,因为任何实质改变必然连带政治风险,首先得在内部取得共识,接着还要在论述上避免自相矛盾,陷入今是昨非的尴尬处境,让对手有机可乘。财政预算案透露的施政转变,在动机上当然不免与外部政治压力相关;但在效果上若有助于缓解社会矛盾,自然还是能得到国人的掌声。

中华文化注重变通,有“穷则变,变则通”之说;而且变通还讲究“权变”,即灵活应付随时变化的情况,不拘泥于形式。上个世纪本地受华文教育者最爱嘲笑英校生“太直,不知变通”。殊不知,“太直,不知变通”,从另一个意义看,其实就是对客观规矩的尊重。自以为权变,身段灵活,往往流于缺乏原则的弊端。建国以来便持续执政的行动党,向来以奉行“实用主义”自豪。实用主义讲究的也是权变,什么东西好用便拿来用,不受政治意识形态的束缚。直到本世纪初,执政的绩效似乎印证了实用主义的优势。

按照实用主义的标准,如今为了解决贫富差距对社会凝聚力和政治认同感的威胁,把奉行了二三十年的市场逻辑,一改为相反的社会逻辑,本来就不应当存在任何问题。可是,实用主义素来对于意识形态(观念)的轻视,恐怕却是不易治愈的顽疾。法国文豪雨果说:“军队的侵犯可以抵抗,但呼应时代所产生的思想却无法抵抗。”换句话说,观念、思想这类表面上看起来很虚的东西,所隐含的巨大力量,有时足以让山河变色。

要获得内部的共识及外部的支持,政策的改变不能没有个说法,而说法则体现了观念及信仰。执政党向来不重视观念的后遗症,在面对需要急速改变的政治环境里,逐渐暴露出来。以公共交通为例,如今为了协助中低收入阶层,开始提供较全面且制度化的津贴;可是,在说法乃至做法上,则陷入了无解的矛盾。作为上市公司,公交企业的首要目的是盈利,不是社会服务,而这正是导致车资不断上调但服务却日益恶化,民众怨声载道的本质原因。政府津贴11亿元给企业提升巴士服务,完全违背了市场自负盈亏的黄金原则;政府要求公交企业给越来越多社会群体提供优惠车资,同样损害股东利益。但是政府至今坚持反对把上市赚钱的公共交通国有化,这种难以自圆其说的矛盾,却对公信力形成不小的伤害。

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关于法定最低工资的辩论。由政府带头修改清洁合同条款,规定清洁工人必须享有一定的底薪,到发放雇佣补贴、提出加薪补贴,以至于调高外来劳动人口工作准证持有者的起薪,无不都是从不同的形式与角度,消除压低国人薪金的因素,而做法都是从确保一个基本的工资底线入手。实际上,这已经等同于最低工资制;可是政府正式的立场,还是在反对最低工资的立法。做法与说法的不一致,无端制造更多的困扰。反讽之处在于,不重视意识形态的实用主义政府,似乎正表现出摆脱不了越来越有意识形态作用的实用主义的束缚。

行动党因实用主义而成功,因此恐怕也会被实用主义绊倒。意识形态或许看似无用,却是基本政治规矩的基石,用来凝聚党员共识,指引施政方向,号召支持者行动,动员群众响应。尤其重要的,意识形态也是衡量施政一贯性及其成败的标准。对于从政者,意识形态犹如刚性的法律规则,不容违反。这在特定时候或容易沦为僵化的教条主义,但“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正如共和党人反对增加税收来扩大福利开支一样,民主党人也不可能为了支持企业赚钱而赞同废除环境保护条例。是社会主义也好、是自由主义也罢,从政者必须代表某种意识形态;换个说法,政党必须以某种意识形态为依归。没有了意识形态的指引,实用主义也可能只是执政党基于一时好恶或短期利益考量的政策判断,最终更容易沦为权力者毫无约束的个人意志扩张。这样的政治品质,与现代民主政治所要求的客观标准并不相容。

贫富差距持续扩大的威胁,部分原因是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全球化经济模式所造成,但为了顺应全球化所制定的政策,同样难辞其咎。如今亡羊补牢,当然值得鼓励;如何解释这前后的变化,却是一道不能规避的必答题。唯有对政策的变化提出清晰的论述,执政党才能团结同志,惕厉公务员系统,划清与在野党的界限,确立鲜明的政治品牌,争取选民的认同与支持。这里首要必须被改革的,毋宁是早已经过了保质期的实用主义。

原载《早报星期天·想法》2013年3月17日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得鱼忘筌, 新加坡,时事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