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联合早报社论:正视低收入群体的困境

 

(新加坡)联合早报 (2013-02-22)

  最新的统计数据表明,困扰社会已久的贫富差距问题继续恶化,虽然计算了政府对低收入群体的各种援助,新加坡去年的基尼系数还是比前年来得高,显示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同时,低收入群体依然在生活线上挣扎,收入最低10%居民住户的实际人均收入下降了1.2%。对照本地居民平均实际人均收入去年增加了2.7%,低收入居民的相对劣势尤其显著。自由市场经济仅注重机会的平等而非结果的平等,因此必然要出现赢家与输家:可是如何对待在竞争中败下阵来的弱势群体,确保基本的公平正义,却能反映社会集体的价值取向与道德良知。

  李显龙总理2月9日在国会辩论人口白皮书发言时表示,他经常为三组新加坡人,即年长者、低薪工人和年轻人的未来感到担忧。前两组人因为赚钱能力不高,尤其值得关注。政府一路来都不是没有给予他们协助,一方面,通过例如水电费回扣、消费税补助券、就业奖励计划等来减轻他们的生活负担;另一方面,则通过鼓励他们参加技能提升等培训,借此提高他们的收入能力。这个双管齐下的做法,对照低收入群体实际收入持续下降的现实,难免让人气馁。但这也说明,政府必须创新思维,采取更大胆的策略来应对问题。

  一个残酷的现实在于,减轻生活负担的援助治标不治本,而且一些措施存在时效性,难免会让受援者缺乏真正的安全感,惶惶不可终日。试图治本的培训计划,也没有考虑到需要长时间工作来维生的低收入群体,要不没时间精力去受训,要不缺乏所需的知识基础参加培训。换句话说,不少低收入群体可能根本就无法摆脱贫穷的现状,需要长期稳定的援助。因此,在既有的援助模式上小修小补,已然无法真正解决问题。决策者有必要跳脱思想框框的束缚,勇敢地从新的角度审视老问题,寻找全新的方案。

  另一个残酷的现实在于,世界范围的经验表明,贫富差距是经济全球化造成的副产品,无论处于什么发展阶段,大部分国家都不能幸免。这其中的一大原因在于,随着国界作用的减弱,人才资金的自由流动使得缺乏竞争力的一群,无论在哪一个国家,都得面对更大范围与更激烈的竞争,因而也更不容易改变自己的处境。本地弱势群体也一样,大都是教育程度和技术能力不高的一群,要他们凭借自己的努力,胜算恐怕并不乐观。唯一能够改善他们命运的,只能是政府的介入。

  从纯经济效益的角度看,援助低收入群体无疑是一种支出;可是就算暂时不从人文精神的角度考虑,其经济回报在于赋予这个群体以及其下一代希望,增加他们向上流动的机会,避免社会出现一个如副总理尚达曼口中的“永难翻身的底层阶级”(permanent underclass)。一旦出现这样的阶级,对社会稳定的威胁不在话下,所造成的经济成本可能还更高;最重要的,是对建国精神所追求的“建设一个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理想在道德上的巨大伤害。

  解决问题的办法其实不少,也早有专家学者长期疾呼,如订定最低工资、税赋改革、普及化的福利制度等等。许多的建议,都同现行的治理哲学相抵触。问题是,根据既有哲学施行的各种办法,多年来已一再被证明未能解决贫富差距现象,而且问题还在恶化。因此,政府有必要拿出颠覆性的方法解决问题;国人也有必要认真看待这个问题。毕竟,怎么对待社会的最弱势群体,到头来考验的还是社会全体与每个人的良心。我们要为下一代建立一个什么样的社会,答案可能由我们如何看待这个问题所决定。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