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万的鸿沟

英国广播公司(BBC)1980年代有一出备受欢迎的政治讽刺剧叫《遵命,大臣》(Yes Minister),以英国内阁部长在白厅的办公室为背景,讽刺英国政坛的各种现象,尤其是近乎终身任命的精英公务员,如何与靠选举谋生的政客斗法。在其中的一集,两个高级公务员在讨论怎么阻止大臣推动新政——老奸巨猾的常任秘书汉弗莱·阿普比爵士,教训见风使舵的大臣首席私人秘书伯纳·伍利说,要引导大臣否决某个政策建议,建议书就必须使用“复杂、耗时、昂贵及有争议性”四个形容词,如果要确保大臣枪毙建议,就一定要用“勇敢”一词。

经验不足的伍利问说:“这(勇敢)有比‘有争议性’还糟糕吗?”阿普比笑着回答说:“‘有争议性’意味着会丢失一些选票,‘勇敢’则代表那肯定要输掉整场选举。”

国会在2月6日辩论政府人口白皮书时,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及执政党议员刘燕玲在为政府立场辩护时,不约而同地使用了“勇气”、“勇敢”等字眼。讽刺剧中的阿普比所代表的是“少做少错”的传统英国公务员处事哲学,以及他们对待政治与公共事务的犬儒主义态度,自然不足为训。国家发展部长许文远真正指出了政府的难处:明明知道白皮书的立场不受国人欢迎,却不回避艰难问题,提出来让国人辩论。

关于白皮书的内容,正反两方的基本立场大致已经相当清楚;但在理性的辩论底下,却隐藏了让人担忧的汹涌情绪暗流,冲击着让正反观点有所交集的沟通之桥,若不及时疏导水势,一旦桥墩被激流冲垮,理性的辩论只能被对立的激情淹没,届时两造将失去政治妥协的回旋空间,唯有诉诸民粹去打倒对方。这股不祥的暗流,主要表现在政府与民间互信的急速流失。

信任的缺乏,首先表现在官方在白皮书所释放的混乱信息。争议焦点所在的2030年690万人口,尽管官方事后澄清不是政策目标,只是规划未来发展的依据,过后又改称之为“最糟状况”、“上界”等,进一步加深了民众的困惑与不安。作为配套公布的土地资源规划书,明确地列出2030年为690万人口所需的生活空间安排,包括填拓另外约52平方公里的土地。填土是一项耗资巨大的工程,1981年填海填出来的约6.7平方公里樟宜机场用地,光是沙石成本当年就要价15亿元。相当于九个宏茂桥面积的52平方公里要花多少钱?政府没说,但肯定不便宜。国人自然会想,以政府一贯的量入为出,哪可能席开百桌只请800人来?类似的猜疑,恐怕才是民间对白皮书鼓噪的深层情绪。

国人抗拒白皮书要增加人口的政策方向,却并非全然是情绪反应。用促进经济来佐证增加人口的必要性,说明那还是一种依靠增加投入来增加产出的发展模式,这显然不如依靠提高生产力来促进经济的模式先进及有持续性。对于这种低端的增长模式,2008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曼,早在1994年就已经提出批评。他当年在《外交事务》杂志撰文分析亚洲四小龙经济模式时就指出,那基本上是一种动员闲置产能推动经济的发展模式,并没有太多创新力。文章还把新加坡同苏俄计划经济模式相提并论,形容新加坡只是个超有效率的苏维埃而已。

过去10年过度引进外来人口推动经济增长,因为高昂的社会成本导致国人的政治反弹,最终迫使政府收紧政策,似乎印证了克鲁曼的判断。白皮书的基本精神,还是继承过去10年的思路,并没有全新的想法。异议者的质疑,因而不无理论和事实根据。他们相信,无论是为了推动经济发展,或者是填补老化的人口,引进更多人的做法,本身也在制造问题——690万人之后呢?难不成还要再增加到800万人以继续推动经济、补充老化的新公民?

在情绪抵制与理性反对之外,另一个导致“690万鸿沟”的社会大背景,无疑是日益加剧的贫富差距了。六名政策研究院(Institute of Policy Studies)经济学者,在去年1月以个人名义联合发表了一份题为《不平等以及新社会契约之需要》的政策参考报告。报告开宗明义表明,新加坡在过去10年变得越来越不平等,这已经对新加坡的社会及政治凝聚力形成潜在威胁,削弱了有效施政,不同收入阶层由于利益差距太大,任何政策对他们都会成为你死我活的零和游戏,社会再也很难产生政治共识。

相对于这一端要求收紧外来人口,商界从另一端呼吁进一步开放。代表不同规模、行业及国籍的商团,在白皮书发表后接二连三表态,希望政府放宽人口限制。两造的南辕北辙并不难明白——经济增长的大饼都让商界给吃了,一些受薪的国人甚至连饼屑都吃不到——人力部2011年的报告指出,收入最低的20%国人,在过去10年的薪金增幅为0.3%,几乎原地踏步。同时,新加坡职工工资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一直少于50%,远低于企业利润的比重。这与全球发达经济体的情况完全相反。政策研究院报告归咎于大量外来劳动力,让企业可以压低工资获利,本地受薪阶层大部分的生活水准则停滞不前。

人口白皮书揭露的社会对立,因而必须得到正视。亡羊补牢,未为晚也,尽速弥补过去的政策失误,并不仅限于加快基础建设步伐而已——虽然这也有助于平息一些民怨——政府也应当检讨政策平衡点是否拿捏得当,如何让更多国人感觉到从政策获益,才是最要害的关键。给反对者贴上“排外、天真、不理性”的标签非但无济于事,还可能进一步加深分裂。任由目前的情况持续下去,不啻在营造民粹温床。“690万”至今还是属于“有争议性”的阶段,倘若又以“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姿态坚持下去,那恐怕真要应验阿普比爵士口中的“勇敢”了。

原载2月17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新加坡,时事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条 690万的鸿沟 的回复

  1. Pingback: 690万的鸿沟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