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连任的意义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12年总统选举中顺利连任,关于他胜选的分析很多,尤其是选举期间经济表现不好,为何他还能够险中求胜。其中的关键原因当然不止一个——不少寻求连任的共和党议员在女性课题上的错误发言,包括对强奸、避孕、堕胎等充满歧视性的保守言论,让他们的总统候选人罗姆尼损失了不少女性选票;共和党反对移民的立场,导致少数族群尤其是影响力越来越大的西班牙裔选民,大举出来支持奥巴马。

 

  然而最重要的原因,恐怕是美国社会越来越显著的贫富差距,使得不少中产阶级开始质疑既有的经济制度及游戏规则。奥巴马把选战基调设定为普通人对超级富豪的阶级战争,以及罗姆尼在选举期间关于47%美国人好吃懒做,只会向政府要福利,因而支持奥巴马的言论曝光,更激怒了不少美国民众,(罗姆尼的这个发言还在2012年12月10日获选耶鲁大学图书馆年度十大经典言论)最终决定了选举结果。

  促成奥巴马胜选的因素,其实更说明另一个问题——美国社会的构成与价值正发生趋势性的转变。抽象而言,本次选举的楚河汉界,是以民主党为代表的多元价值、世界主义(cosmopolitanism),对垒共和党的白人主导、偏狭守旧的地方主义(provincialism)。这里只是试图中性地描述这两股力量在总统选举中的博弈,并不存在对两者之间存在价值上的褒贬。

  世界主义与地方主义的对决,完全可以从地理上一窥究竟。支持民主党及奥巴马的州属(所谓的蓝州),大多集中在美国的东西两岸。这些州属参与全球化的程度较深,经济上仰赖国际贸易及投资,也有更多的新移民(亚裔及拉美裔)社群。因此他们倾向支持民主党所代表的多远价值、开放性,反对任何形式的歧视;在经济上他们倾向保护社会弱势,反对市场至上所造成的贫富差距;在社会政策上则主张性别平等、同情非主流的性倾向(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或变性人,简称LGBT)等。

  相反的,支持共和党及罗姆尼的州属(所谓的红州),则多集中在内陆或保守的南部地区。这些州属传统上有比较多的白人人口,宗教气息浓厚。不少当地社群怀念一个他们想象中相对单纯、由白人主导一切的美国社会。因此,至少在社会议题方面,他们反对平等对待LGBT、反对堕胎。他们也认为美国宪法精神强调独立个体的责任,所以崇尚市场经济,反对联邦政府过度介入人民的生活,包括用税赋来提供福利,并主张限制移民数量。

  如果仔细分析美国各媒体的选举结果地图,可以发现在壁垒分明的蓝州与红州之间,各州内部的两党支持者也出现了有趣的划分——无论是什么州属,民主党的票仓多集中在人口集中,崇尚个人自由与多元价值的大城市,共和党则在社区精神浓厚,注重家庭生活的郊区与农村比较获得支持。因此选举地图呈现的其实是少数集中的蓝色,被一整片红色海洋所包围。当然,这只是从土地面积而言,蓝色的小点,才是选票高度集中,最后决定选举结果的关键。

  从影响美国人日常生活甚深的大众文化,也可以察觉到上述两种意识形态的交锋。立场保守、支持共和党的福克斯新闻频道(FOX News Channel)著名谈话节目主持人奥莱利(Bill O’Reilly)在11月6日开票当晚,就罗姆尼可能败选分析说:“因为这是个改变中的国家。人口结构变了。这已经不再是传统的美国,有50%的投票大众索求东西,他们伸手讨要东西。谁会施舍他们呢?奥巴马总统。”奥莱利进一步说:“白人权势集团如今是少数派了(the white establishment is now the minority)。”

  代表自由派的新闻讽刺节目“每日秀”(The Daily Show)名主持人斯图尔特(Jon Stewart),则在其节目中尖锐地讽刺了奥莱利对于白人主流没落的哀怨。斯图尔特表示,奥莱利的担忧,反映的其实正是美国伟大的生命力:既得利益权贵集团担心一个外来、崛起的异族取代自己的地位。斯图尔特说:“这正是美国试验(the American experiment)——一个初来乍到美国的族裔,被辱骂、仇视,居住的贫民窟……忍辱负重,以便他们的子孙也有机会歧视下一波上岸的新移民。”他还调侃祖辈也是饱受歧视的爱尔兰裔的奥莱利说,除非你是属于原住民的印第安人,不然你没什么好抱怨的。

  奥莱利显然反映了支持共和党白人选民的心态,他们一方面担心自己的主流地位被亚裔、拉美裔新移民撼动,另一方面也对新移民享受白人公民缴税负担的公共福利深感不满。这里涉及了美国政治多层面的复杂辩论,包括如何解决贫富差距、纠正社会不公、政府的角色以及市场的地位。在开放与闭关的实际分歧上,民主党代表的世界主义派希望通过“大政府”来确保基本的公平正义;共和党则反对加税、增加公共开支,要求保护“就业制造人”(job creator,超级富豪的代称)的利益,放任市场自由运作。

  参照历史经验,从美国的国家利益而言,开放无疑优于闭关。但是问题显然比这个简单的结论复杂许多。奥巴马的连任,固然代表了世界主义这回打败了偏狭守旧的地方主义,但罗姆尼的47%论以及奥莱利“50%的投票大众索求东西”,虽然带有冒犯人的歧视意味,却并非毫无事实基础。诚如有美国评论者指出,奥巴马的连任代表了福利国家胜利——依靠福利的弱势群体如贫下阶层、单亲家庭大举支持民主党政策,既反映了美国社会不健康的社会现状,也可能造成更多人因为习惯了依赖政府福利的生活方式,而陷入了长期贫困的境地。

  《纽约时报》自由派专栏作家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发现,为了符合继续领取救济金的条件,不少贫困家庭干脆让孩子停学。他撰文说:“身为自由主义者,承认这点是痛苦的:保守派不无道理地指出,美国的社会安全网有时会让人陷入足以摧毁灵魂的依赖状态中。我们的扶贫计划的确帮助了很多人,但有时却会造成反弹。”奥巴马连任代表了多数美国人希望看到更公正平等的社会,可是如何与美国立国所强调的个体独立,自力更生的精神取得平衡,其中的拿捏,恐怕将是个长期且艰苦的过程。

 

原载《怡和世纪》第19期2013年2月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