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之必可行

  对于约3800名在380所教育部学校服务的校工,癸巳蛇年无疑是个好年份,他们的月薪从今年起调高300元,对一些目前基薪只有六七百元的低薪校工来说,300元竟然等同于高达50%的加薪。另一群工人则没有先拿红包过年的福气,他们还得要等到4月1日,所有环境局的清洁合同保障清洁工获得至少1000元的底薪后,才能得到更有尊严的酬劳。按照人力部去年中发表的工资报告,2011年6月办公室清洁工的基本月薪中位数仅760元,也就是说,半数的人月薪甚至低于760元。

 

  环境局规定清洁工底薪的做法,其实是在制定他们的最低工资,保障他们的劳动成果不会被无良雇主剥削。但是,政府至今的立场还是不支持制定最低工资。李显龙总理2011年10月的国会演说,也间接否定了最低工资制度。他认为政府实施的就业奖励计划(Workfare)、社区关怀基金(ComCare)与雇用补贴(Jobs Credit)计划,“不是最低工资却比最低工资好”。政府反对最低工资的理由,是担心这会损害工作伦理和自力更生的意识。当然,最低工资在理论上也违反了自由市场原则。

  不妨看看香港的情形,因为世界上恐怕没有比它更自由的市场了。“2013年世界经济自由度指数”报告,再次评香港为全球最自由的经济体。由美国传统基金会及《华尔街日报》联合编制的报告,自1995年推出以来,香港就一直名列前茅。新加坡在今年还是落后于得分为89.3的香港,以88.0分居第二位。最值得留意的地方在于,香港立法会不顾当时的行政长官曾荫权及商界的强烈反对,于2011年立法通过了实行最低工资制,开始的最低时薪为28港元(约4.76新元)。

  回顾香港在最低工资制立法期间的讨论,会发现反对派当时言之凿凿地警告,一旦订定最低工资,大量中小企业将倒闭,失业率将飙升,香港将流失3万至17万份工作,通货膨胀将失控……美国保守派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更形容最低工资制是“伤害香港的恶法”。在实施了近两年之后,最低工资似乎并没有削弱香港的市场自由度或国际竞争力,也没有损害港人的工作伦理和自力更生意识。

  邻国马来西亚在去年也宣布要订立最低工资,首相纳吉表示,为了实现在2020年成为“高收入国家”的愿景,将分别于今年1月(雇用6人或以上的企业)及7月(雇用5人或以下的企业)实施最低工资,西马为900令吉(约363新元),东马为800令吉。虽然批评者质疑这是纳吉的竞选伎俩,而且当局也确实出于选举考量,迟迟未能公布实施细节,可是一旦落实,毕竟将惠及约320万名低薪工友。马国是亚细安国家当中,第五个准备实施最低工资的国家,其他已经实行的国家包括了柬埔寨、印度尼西亚、泰国与越南。

  梁振英在2012年7月出任特首,港府便在同年底宣布,在今年5月调高最低工资7%至30港元,约32万名工友将受惠。越来越悬殊的贫富差距,是港府调高最低工资的最大动机。香港在2011年的基尼系数(Gini Coefficient)是0.475,这是计算了扣税与财政支付转移等福利之后的数据,若不包含这两个因素,则基尼系数将升到0.537的高危险水平。这不但是世界发达经济体之冠,也是香港40年来的最高值;香港《明报》形容,这是曾荫权担任7年特首“失德败政的恰当注脚”。

  与市场自由度一样,新加坡的基尼系数恰好也仅次于香港,是全球贫富差距第二大的先进经济体,而且还在持续恶化。2011年基尼系数从2010年的0.472增至0.473。统计局表示,若计算了政府的各种援助后,2011年的基尼系数缩小至0.452。换句话说,比起港府的援助让其基尼系数减少了0.057,新加坡的水电费回扣、就业入息补助(Workfare Income Supplement)及医药津贴等政府援助,只是让基尼系数减少了0.021。这似乎也表明,事后的补救,效果不彰;要根治贫富差距扩大的恶疾,需要事前的措施——最低工资制度,或许就是办法之一。

  其实,教育部给校工加薪300元,环境局规定清洁工人底薪1000元,不就是一种有实无名的最低工资吗?2011年针对外来移民的底薪及学历,规定就业准证最低级别的Q1准证持有人(即熟练工人和技师)的底薪,从2800元提高到3000元;中等级别的P2准证持有人的底薪,从4000元上调到4500元;最高级别的P1准证持有人的底薪维持在8000元,不外也是另一种变相的最低工资,只不过受惠的是从事白领工作的本地大专毕业生。

  既然已经在局部领域做了,而且显然有必要这么做,继续反对正式全面地订立最低工资,难免让人感到疑惑不解。孔子说:“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情办不好是一回事,更糟糕的结果,是最后将导致“民无所措手足”。

《早报星期天·想法》2013年1月27日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条 言之必可行 的回复

  1. Pingback引用通告: 言之必可行 « 新国志

  2. tan ah teck说道:

    若政府正式全面地订立最低工资既意味着他之前否定了最低工资制度是做错了。
    众所周知,新加坡政府做错事是从来就不会认错的,因此只好采取变相的最低工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