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联合早报社论:对新议长呼吁辩论的期待

联合早报社论:对新议长呼吁辩论的期待

(新加坡)联合早报 (2013-01-16)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原政务部长哈莉玛前天当选议长,成为新加坡有史以来首位出任此职的女性,对于本地的政治历史,多少具备象征意义。哈莉玛在担任执政党后座议员时,素以直言不讳,敢为民喉舌著称。她在上任后发表的第一篇演说,就希望全体议员在国会深入讨论,因为她坚信彻底、全面讨论政策与法令,能厘清社会症结,对制定决策有帮助,也能更好反映社会需求。哈莉玛正确地指出,无论议员对课题持什么立场,都有义务捍卫国人的利益,这一共同目标超越个人利害。

  我们同意哈莉玛这番掷地有声的表态,也期待她能通过主持人民最高议事殿堂的机会,贯彻上述理想,让国会成为不同观点热烈交锋的场所。虽然国会至今也不乏议员激情的发言——哈莉玛本身担任后座议员时的表现就是明证——但应当说还是有更上层楼的空间。随着国人政治意识的提高,国会显然有必要反映新的政治现实。

  本地的国会政治沿袭英国西敏寺制度与传统,虽然这些年来也根据国情因地制宜,多有增损,但基本上并没有完全遗弃支撑制度的央格鲁萨克逊政治哲学精神。这套政治哲学传统重视辩论的理由,因而值得国人认真参考,以体认新议长呼吁议员据理力争所代表的意义。关于辩论的重要性,19世纪英国著名哲学家、经济学家和政治理论家穆勒说,就算所有人都同意某个立场,也必须让唯一的反对者发声,以免众人忘却了支持原先立场的理由。换一种理解方式:唯有让“错”的意见发表出来,才能印证“对”的正当性。

  和谐或许为多数国人所珍惜,但真正的和谐必须来自正反两方对彼此立场的了解与尊重,即所谓的和而不同。要达到这个境地,绕不开双方观点的激烈博弈过程。20世纪影响深远的著名学术理论家、哲学家卡尔·波普尔爵士就曾指出,辩论本身就具备价值。他说,旗鼓相当的两造,鲜少能成功地说服对方改变立场,可是同样的,两造也鲜少在激烈辩论后,保持辩论前全然相同的立场,因为辩论逼迫双方检视自己原有论点的不足,让双方对自己的立场有更周全的认知。

  人类社会的进步,离不开两极的冲突;人类学问的累积,亦离不开思辨上的交锋。政治之所以是妥协的艺术,正是因为不同利益必然要争取一席之地;相异的观点立场,背后代表的正是不同的利益。民主政治之所以可贵,在于它靠数人头而不是砍人头的方式来解决纠纷。人会因为利益而持特定立场,也可能因为接受了新的观点而改变立场。用观点影响甚而改变他人,无疑比用蛮力迫使对方屈服更为文明,辩论之于民主政治的重要性,因此不言而喻。

  人只要不停止思考,辩论就须要存在。互联网活跃的辩论文化,反映的就是这种无法压抑的自然社会现象。相较于其龙蛇混杂的性质,庄严的国会殿堂毋宁是更理想的辩论场所。受选民委托的民意代表,把社会上不同的利益和观点集中一起,在公开平等的平台上诘难,由全社会公评,这才是自由民主价值真谛的体现。因此,我们欢迎并支持新议长鼓励更多热情辩论的呼吁,并希望议员把基层多元的声音带到国会,踊跃发言,为提升我们的政治品质做出更大的贡献。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