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吃的午餐

为了防止企业主把制造过程中产生的有毒工业废水,排放到公共下水道,公用事业局花了一年的时间,在大士、裕廊和先驱一带的工业区公共下水道安装传感器,以便更及时、精确地探测工厂是否非法排放含有挥发性有机化合物的工业废水。同时,当局也加强了惩罚力度,将在明年对这类行为加重刑罚,除了把最高罚款增加两倍到1万5000元,违法者也可能坐牢最长三个月,或两者兼施。

这么做的理由显而易见。含有挥发性有机化合物的工业废水因沸点较低,进入下水道系统后会释放有毒易燃气体,威胁下水道、废水回收场及工作人员的安全。工厂企业主非法排放工业废水的理由很简单——节约成本。按照正确的做法,工业废水必须经由有执照的废水收集商处理。这无疑会增加工厂主的经营成本,也解释了他们非法排放的动机。

学术上称这为“负面界外成本”(negative externality),指一方的行为直接损害他人的福祉,却没有承担相应的义务或付出相应的代价。用普通人的话说,就是白吃午餐——自己大快朵颐,却由别人买单。这自然是违反公平正义原则的事情。就算有政府介入管制,一些商家还是会铤而走险——俗话所谓:“杀头的生意有人做,赔本的生意没人做”——更何况任由市场按照利润最大化的逻辑运作,类似的行为恐怕将泛滥成灾。

非法排放工业废水完全是损人利己的做法,利益(减少成本)由厂商独得,成本由全社会负担,基于履行维护公共利益的责任,政府因此必须介入。贸工部并没有出来说,为了维护工厂的商业可行性,必须非常谨慎研究如何取得恰当的平衡,不应该一味迎合大众的要求。让人感到好奇的是,在处理公共交通问题时,却并不见同样的标准。

政府已经预告,公共交通车资今年可能调高,理由是为了让业者支付巴士司机的加薪。事件的背景,当然是因为前段时间SMRT中国籍巴士司机闹罢工,抗议薪酬太低所致。罢工事件对国人的出行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更重要的是它暴露了劳资政三方协调机制的缺失;后续引发车资调高的效应,更进一步凸显了许多问题,最值得质问的,就是公交业者是否正在白吃国人买单的午餐?

这起事件是典型的“负面界外成本”——司机低薪意味着企业增加利润,可是司机罢工的代价却是由全社会承担。企业追求利润最大化依然是主要的驱动力。公交业者的年报表明,企业仍然年年赚钱,而且获利颇丰,得益的是股东和坐领高薪的企业管理层。无论细节如何,司机罢工总是管理不当的结果,企业管理层理应责无旁贷。

吊诡的是,善后的措施竟然不是检讨企业追求利润,无视甚而危害公众利益的错误,而是进一步要求社会继续买单。套用美国著名新闻讽刺节目“每日秀”(The Daily Show)名主持人斯图尔特(Jon Stewart)的话说,这等于是“钱进口袋,债留社会”(privatising the profit and socialising the cost)。也难怪车资调高的想法一公布,举世哗然。

人们的不满,源自与生俱来的对公平正义的要求。科学家最新的研究更发现,这种天生的道德感不仅存在于人类,更存在于动物界。荷兰著名心理学家、动物学家和生态学家,著有《黑猩猩的政治》、《灵长类动物如何谋求和平》等书的弗兰斯·德瓦尔(Frans de Waal)去年11月在TED讲座上表示,灵长类动物和一些哺乳动物同人类一样,都拥有同理心,合作意识,正义感和互惠互利这些支撑道德生活的基本元素。

在一个著名的实验里,科学家把两只僧帽猴(capuchin monkey)放在两个相互看得见的笼子里,用平淡无味的黄瓜作为奖励,让它们把小石子交到实验者手里以换取黄瓜。如果待遇一样,即使要它们连续做25次它们也很乐意。接着,实验者给左边笼子的猴子黄瓜,却给右边笼子的猴子甜美的葡萄作为奖励。左边的猴子吃下第一片黄瓜,可是当它发现邻居做同样的工作,却获得更好的奖励时,便把黄瓜丢还给实验者以示抗议。更惊人的是,在对黑猩猩做同样的实验时,拿葡萄的黑猩猩在发现不公后,就拒绝接受奖励,一直到同伴也得到葡萄为止。

德瓦尔的动物实验有着宏大的企图——他要解决上帝与道德脱钩的问题,即西方社会在宗教衰微后,如何维系社会道德的问题。猴子与黑猩猩的行为似乎表明,道德不必然要建立在信奉上帝的基础上(其实,中国人数千年的伦理文明,早就证明了这点)。孟子说:“人之异于禽兽者几希?”人与禽兽的细微差别,正在于人有天然的道德感。德瓦尔的实验,似乎也要颠覆这一判断。重点是,属于道德基石之一的正义感,天生于包括人类在内的群居哺乳动物之中。换言之,不公的社会现状,自然不可能永续长久。

从这个角度,西谚“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于是有了更深的含义。人性本善,恶来自于贪念遮蔽了良心。政府的存在,正是群居的人类要确保基本公平的一种制度发明。如果制度无法调节抑制无穷的贪婪,让社会存在基本的公平正义,放任所造成的不公,终将引发不满与动荡,进而重新确立较公平的秩序。德瓦尔的实验,不外乎就是这个简单历史定律的另类证明。

原载2013年1月6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新加坡,时事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