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以家事辞王事

议长柏默因为婚外情而退党辞职,事出突然,震惊了全社会。柏默在宣布辞职的记者会上说:“我的行为是不正当的,而且也是严重的误判。”他所属的人民行动党秘书长李显龙总理表示,所有行动党议员和(有可能成为议员的)基层组织顾问,在个人操守上必须秉持最高标准。这个最高标准,显然包括了对私德的要求;柏默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欲,不但付出了政治代价,也为所属的执政党带来麻烦,后果不可谓不严重。

与此前工人党议员饶欣龙的下场类似,柏默在本地从政,就必须明白约定俗成的游戏规则——与从政者的公德相比,社会舆论对他们的私德同样重视。简单地定义,公德指的是涉及公众利益的行为,民防部队前总监林新邦和中央肃毒局原局长黄文艺也牵涉婚外情,但由于他们可能涉嫌权色交易,或许违反公众利益,因此惹上官司;相比之下,至少从现有所公布的情节,柏默似乎与饶欣龙一样,只是私德有亏,仅有政治责任,没有司法问题。

当然,或许有人会认为,儒家讲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身不修则家不齐,自然也就难以治国平天下了。话固然不错,可是也存在两个可议之处。首先,在历史经验里,私德未必是公德的前提保障,许多私德检点者却是危害公德,甚至犯下滔天大罪的恶魔。希特勒烟酒不沾,也不贪女色,更在苏联红军攻入柏林,准备自杀前,正式迎娶了女伴侣为妻,给予名分。美国建国先贤之一,起草《独立宣言》并写出“所有人生而平等”的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私下却贩卖黑奴,但这并不妨碍后世对其高度的历史评价。

其次,对于私德要求的标准,其实并非绝对的,而是取决于特定时代特定社会的主流价值。行动党对从政党员所坚持的高标准,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社会的价值。这种价值观的变动,可以从具体的例子看出来。某些男女关系和行为,在特定时代被视为“社会污点”(social stigma),如离婚、再婚、同居、未婚先孕、单亲妈妈等;可是,随着社会条件的改变,人们的价值观也随之更易。在几十年前,离婚可能被视为政治丑闻,是要求从政者下台的正当理由;在今天看来,无疑会显得不可思议。

在人际关系日益复杂的后现代社会,婚外情已经是个难以忽视的现实。根据避孕套制造商杜蕾斯2005年的全球普查,44%的成年人有过婚外一夜情的性关系,22%有过婚外情的性关系。就算是保守的1950年代的美国,著名的生物学家和人类性学科学研究者金赛(Alfred Kinsey)的田野调查也发现,50%的美国男性及26%的女性有过婚外情的性行为。民意代表来自民间社会,要他们超凡入圣,不啻缘木求鱼。

从政者也是凡人,也有凡人的七情六欲,对他们的私德自然就不能太过苛求。建国总理李光耀也明白,从政者并非清心寡欲的圣人,他在1977年于国会演说,欢迎11名新议员时就表示,他并不期待从政者都是禁欲者,他甚至不要求他们全部都忠于配偶或不离婚。他说:“我只是要求,请别行为不端(misbehave)。任何议员只要面对生父确认诉讼程序(paternity suit),他就得下台,并进行补选。”从其上下文去理解,李光耀列出的标准其实相当平实——议员并非不能有私生子,只要不闹成公开的事端就好。

所以,在当代民主政治,只要不影响公共利益,从政者的私人行为应当获得尊重。这里当然也有个前提,从政者已经是公众人物,无法再坚持普通公民的绝对个人隐私。类似婚外情的事件,在私德上当事人仅须对自己的配偶和家人负责;可是,公众也有权利知道,这当中是否存在违反公益的情事。因此,媒体对于事件的细节报道就显得必要和重要了,除了免不了的八卦内容,读者也想了解,婚外情有没有涉及利益冲突?唯有公开透明,对公众有妥善的交待,才能确保本地政治文化的正直和清廉。

从各方的报道观察,柏默是一名尽责的议员,在基层辛勤耕耘,照顾选民的需要;他也是一名称职的议长,连国会在野党领袖刘程强也公开承认这点。换句话说,至少在公德上,柏默并无愧于选民的委托。作为议长,他唯一还必须做的,是向社会大众交待自己的婚外情仅止于此,并无损害公共利益,而不能仅仅是辞职一走了之。饶欣龙下台,主要也是因为他始终拒绝向公众交待内情。从一些本报读者的反应,也可以看出还是有国人愿意区分公德与私德,不认为尽责的议员必须因婚外情而辞职。

这起事件,或许须要国人集体思考,对于从政者,到底应该采取什么样的道德标准。必须指出,这并非等同于认为婚外情就是件正确的事;而是从务实的角度出发,检讨本地政治文化该如何取舍。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有献身精神、能力且愿意服务人民的人才,本来就不是那么多,如果又采取超乎社会大众的双重标准来要求他们的私德,会否让潜在者却步不前?

《早报星期天·想法》2012年12月16日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得鱼忘筌, 新加坡,时事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