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的良政善治

应美国国务院邀请,在10月下旬参加了为期三周的大选观选团,访问了包括首都华盛顿以及东岸的费城、纽约、波士顿;属于选举关键“摇摆州”的俄亥俄(州内最大城市克利夫兰及首府哥伦比亚),最后在西岸的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结束行程;期间与联邦及各地方的官员、学者、记者、从政者、社会活动志愿者乃至普通的美国人交流,参加两名总统候选人的造势大会,到基层观察竞选拉票活动,近距离考查学习美国的政治与选举制度的历史沿革、现状及问题,获益良多。

如果说美国政治有任何特殊之处,窃以为还是在于美国人对制约权力之必要的警觉,以及由此归纳出“人民当家作主”的最高政治前提和相应的制度安排。这些均可以在《独立宣言》及《宪法》里一窥究竟。因此,美国政治体制着墨最深之处,就是对权力的种种制约,在横向层面是三权分立、法律至上;在纵向层面是中央限权、州属自治。
人们对三权分立知道较多,但可能忽视了美国对地方自治的重视,以及其制衡权力的作用。比如民主政治最基本的选举,不只50个州各有各的做法,联邦政府无从置喙,各州内的县(county)更有独立于州政府的选举自治权。美国有超过3000个县级单位,就意味着有3000多种设计各异的选票。2000年总统选举佛罗里达州发生的选票争议,正是当地独特的选票设计导致的。

这种安排的主要弊端,就是耗费巨大,每次选举,除了投票给总统、代表当地的联邦参众议员以及地方民意代表,各地都有自己特有的议题同时拿来公投;且因为制衡机制太多,包括法律规定联邦政府不得干预地方事务、州政府有本身独立的征税权,很容易出现相互制肘、低效率且混乱的现象。但熟悉本国历史与政治的美国人都觉得,对比不这么做的危险,这些代价完全值得。

这种对权力可能被滥用的警惕,固然出自于美国人特殊的建国经验,但检视人类历史,却不乏普遍意义。诚如英国史学家艾顿勋爵(Lord Acton)所说:“权力使人腐化,绝对的权力使人绝对地腐化”,限制权力,无疑是对人性之恶的深刻理解。因此,美国政治弥漫的是一种“真小人”的性格:先假设政客都是自利的坏东西,再设计出一套套的游戏规则,逼迫渴望当选或连任的他们做好事——因为社会毕竟还是需要秩序,人们对幸福的追求,离不开良政善治。

相对于东方政治传统主张君子施德政,美国人认为人民自主自治才是正道。因此有所谓的“公众合意”(consent of the governed)之说,统治者的权力是由被统治者所委托,既非绝对也禁世袭。统治者若不按照被统治者的意志行使权力,就会被和平合法地换掉。

当然,其潜在危险是吸引野心家煽动民粹政治,把良政善治颠覆为赤裸裸的分赃政治。已故美籍英国专栏作家、著名记者希欽斯(Christopher Hitchens)曾引述1930年代的民粹主义政客,最后被暗杀的休伊·朗(Huey Long)的一段轶事。据说他在准备竞选总统前,召集了所有的金主训话:“那些现在就支持我的人,将得到大饼的一大块。那些迟疑不决,后来才加入的,会得到大饼的一小块。那些完全不加入的,就会得到好政府(Good Government)!”政治的本质是分配稀有的利益,美国政治有一句俗话:“如果你不列席餐桌点菜,你就成为菜单上的佳肴”(If you arenot at the table, you are on the menu),良政善治只不过是分配过程的公平合理;而统治者有自肥的诱惑,需要时刻被监督。

君子德政是一种需要不少前提才能达至的理想,人民自治何尝不如此?要避免自己成为菜单上的佳肴,任人鱼肉,人民必须理解并正视自己的公民责任,关心时事,积极投票,履行公民义务。美国人的投票率并不高,自1972年后就低于六成,2000年大选仅有50.3%投票率,2008年奥巴马胜选时也不过57.1%,2012年的数据还未公布,但据说低于2008年。

在克利夫兰市所在的凯霍加县(Cuyahoga County),当地民主党基层志愿者在拉票时,所使用的传单之一是印有“537票”字样的纸片。那是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小布什于2000年在佛罗里达州多于对手戈尔的票差,并凭此险胜当上总统。宣传单的目的是提醒民主党支持者,别以为自己的一票无足轻重,因为每一票都攸关自己未来四年的幸福与否。这个教训,适用于全体公民。

人民自治的理念固然崇高,却取决于“人民”的觉醒程度。虽然投票率不高,美国人的公民参政意识并不低,他们是通过关心公益、社区自治的方式来当家作主。此外,基于“公众合意”的原则,一切政务都必须公开。在美国,很难有长久守得住的政治秘密。普通人的日常精力都花在谋生、家庭上面,难以处理高度透明化但却庞杂的公共资讯,媒体为民众挖掘剥析新闻材料,就是另一种对权力的监督。

本次大选并没有改变民主共和两党相持不下的局面,美国政治依旧分化,甚至可能更严重。可是这并不等于两党制的失败——两党制本来也不是体现美国民主精神的最佳代表;自由独立的公民自发组织、自我治理,,才是良政善治的保证。这些政治精神与原则的一大优势,在于其自我纠错与修复的强大能力。美国政治的发展并非没有曲折、倒退,但至今的实践,证明了其旺盛的生命力。这样的政治经验当然无法在其他国家复制,可是制度背后的精神原则,却不乏外人借鉴之处。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