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美国总统大选:关键摇摆州的近身肉搏战

·哥伦布市·俄亥俄州
  有留意美国总统选举的人大概都会听说,奥巴马能否连任,决定权几乎掌握在俄亥俄州选民手中。一个常见的说法是:“历届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从来没有因为输掉俄亥俄州而当选的。”造成这个奇怪现象的因素是美国特殊的选举人团(electorate college)制度。为了确保人口少的小州不会被候选人忽视,各州都根据人口被赋予一定的选举人票,获得该州过半选票的候选人,就囊括该州的所有选举人票。要当选美国总统,候选人必须赢得全国过半数的选举人票——270票。俄亥俄州有18张选举人票,属于关键票仓;而且因为各方民调都显示,奥巴马与罗姆尼在俄亥俄州的民意支持度非常接近,两人只要得到50.01%俄亥俄州人民的选票,就能全拿18张选举人票。
  经常被美国观察家引述的统计专家希尔(Nate Silver)最新预测,奥巴马赢得俄亥俄州的几率约80%;然而,俄亥俄州共和党基层领导人却不这么认为。虽然地理上属于民风保守的中西部,俄亥俄却是相当多元化的州,它既是制造业重镇,也是农业大州;人口结构——种族、阶级、政党属性、宗教信仰(我此前在克里弗兰市下榻的酒店客房,除了有一本传统的圣经,还有一本《摩门经》。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就是个摩门教徒)——几乎是美国社会的缩影。俄亥俄的人文地理也不划一,州内共有88个县(county),7个人口集中的大城市,前者以共和党支持者居多,后者则是民主党的基本盘。从选举动员的角度而言,这样的地理条件对民主党有利,因为大城市政治面貌大多比较自由开明,选民因而倾向支持民主党。由于人口集中,选举宣传和动员催票事半功倍;相反的,因为农村地区人烟稀少,共和党要挨家挨户向保守选民拉票,需要耗费更大资源。
  接近投票日,奥巴马与罗姆尼数次到俄亥俄州举行造势大会,反映了两党对这个关键战场的高度重视。双方至今投入该州的选举广告费用共接近1亿3000万美元,仅少于另外两个摇摆大州佛罗里达州(29张选举人票)和维琴尼亚州(13张选举人票)。有报道称,俄亥俄州地方电视频道平均每天播放333个竞选广告。面对排山倒海的政治宣传广告,俄亥俄州民众几乎都快精神崩溃了,被问及的每一个人都异口同声说,祈祷选举快点结束,让他们能回到正常生活。几乎所有人的矛头,都指向3%至5%的未决定中间选民。
  在候选人密集举办群众大会和铺天盖地的竞选广告底下,真正起作用的肉搏巷战同时在基层激烈开打。俄亥俄州北部的凯霍加县(Cuyahoga County)是人口大县,也是民主党传统的票仓,民主党支持者超过80%。当地民主党干部表示,决定谁当选总统,最后可能就是由凯霍加选民决定。在2008年,俄亥俄州选民支持奥巴马赢得总统选举。奥巴马在全州共赢得26万2000余票的多数票,而光在凯霍加县就赢得25万6000余票的多数票。因此,民主党的策略是在凯霍加县持续催票,只要能让80%基本盘的大多数人出来投票,就可以稳操胜券。
  由于俄亥俄州允许提前投票,在选举前夕,两党基层组织的主要目标就是确保支持者尽早投票。在这方面,民主党似乎占了上风。除了因为俄亥俄州城市民众以民主党支持者居多外,民主党竞选团队也建立了一套非常精密的策略。根据长期收集并分析的选民资料,他们把当地选民仔细分类,按照政党倾向(民主党、共和党、无党派)以及投票纪录(会投票,可能投票,不投票),交叉分成九种,再因人而异地个别对待。由于目的是把基本盘催出来,民主党干部的工作重点集中在两类选民:会投票的民主党选民、可能投票的民主党选民——对后者更是全力以赴。在2010年的国会中期选举,这组超过20万人的选民只有约5万人出来投票,导致民主党大败。
  吸取了教训,俄亥俄州民主党基层这回组织了约1万1000名志愿者,分两班挨家逐户拜票,光在11月4日一天,就在属于凯霍加县的克里弗兰市敲了约10万户的门,效率惊人。与美国人做任何事情一样,选举已经发展成一门精算科学。根据所累积的数据运算出来的结果,面对面催票的效果最高,平均每14户就能催出1票;电话催票时每30户1票;每户派发文宣则每300户1票。形势似乎对民主党有利,支持者至今已经有23万3000多人提前投票,比2008年总统选举同一时间点的17万6000余人高出许多。志愿者因此更能集中火力在还未投票的支持者,不厌其烦地提醒他们赶紧投票,尤其在选举前的最后一个周末。
  由于凯霍加县的共和党支持者仅占选民的14%,对于当地共和党地方干部而言,他们的工作重点是说服中间选民支持罗姆尼。与对手一样,共和党也采取所谓的精准打击(micro targeting)手段,针对不同选民发出能打动他们的不同信息——比如白人蓝领因为奥巴马拯救了汽车工业而倾向民主党,但共和党会提醒观念保守的他们,奥巴马支持堕胎与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共和党干部表示,如果争取到足够的中间选民,形势可能翻盘。
  或许俄亥俄州有很多关键民主党票仓,负责该州选务的州务卿(Secretary of State)胡斯泰(Jon Husted)对提前选举设下诸多限制,包括限定每个县仅开放一个投票站给民众提前投票。根据CNN报道,11月4日俄亥俄州首府哥伦布市的唯一投票站大排长龙,不少选民要在摄氏6度的寒风里等待两三小时才能投票。克里弗兰最大报纸《诚报》(The Plain Dealer)因此批评,胡斯泰意图阻碍公平选举。民主党此前告到法院并胜诉,推翻胡斯泰要缩短提前投票期限的规定。
  537票,这是2000年共和党的小布什在佛罗里达州击败民主党戈尔的票数。各类民调显示,奥巴马与罗姆尼在全国的民意支持度旗鼓相当,最终决定胜负的将是微差的选票。双方因此都不敢大意,不断提醒支持者每一票都是关键,所以对于还未提前投票的支持者三催四请,登门造访、电话提醒,直到他们烦不胜烦去投票为止。奥巴马与罗姆尼同样也在造势大会上也呼呼支持者尽早投票。
  鹿死谁手?最终将不是根据谁获得全国多数票分胜负,而可能就是由俄亥俄州的选民决定。而且因为关于提前投票的争议,双方已经展开势必旷日累时的官司。一旦计票发现差距太近,2000年的宪政危机恐怕重演。至于这样的现象是否民主合理,美国人或还将继续辩论下去。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