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联合早报》社论 2012年10月9日

亲家庭是目的不是手段

全国职工总会提出多项亲家庭建议,希望借此鼓励国人生育。这些建议包括为职业妇女提供六个月产假、为父亲提供两周有薪陪产假、让员工准时下班、立法规定灵活工作安排、为儿童培育户头提供3000元的起步存款、检讨儿童培育户头及教育储蓄计划的存款与使用方式、用教育储备金支付大专教育费用等等。这些建议的精神,旨在营造亲家庭的环境,让年轻夫妇能安心生儿育女。

政府为了应对低生育率的问题,可以说已经到了殚精竭虑的地步。在此之前,早就推出各项物质奖励计划,促使年轻夫妇考虑生育。事实证明,在竞争激烈的现代社会,生育显然不再是个单纯的生理问题,还牵涉各种复杂的心理和环境因素,无法靠个别局部的手段来解决。换句话说,要就低生育率问题对症下药,还必须有综合配套的想法。职总提出的这些建议,无疑是辅佐政府金钱奖励的“臣药”。可是要凭此奏效,相信还有一定的难度。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统计,新加坡人比勤劳的日本人更卖命工作,工作时间是全球最长,平均一周要工作46.6小时。另一个在2011年进行的国际调查也发现,19%的新加坡员工每天工作至少11个小时,这个比率高出全球平均9个百分点,也比日本高出5个百分点。吊诡的是,新加坡劳动队伍的生产力却乏善可陈。人力部的数据显示,过去10年的经济增长率平均是5%,可是生产力平均增幅却只有1.7%,而且近年来更有下降的趋势。人力部代部长兼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部长陈川仁日前在国会坦承,政府2010年定下的每年2%至3%生产力增长率,是不容易达到的目标。

低生育率固然是世界上发达国家都存在的普遍现象,但新加坡人超长的工作时间,恐怕也让问题雪上加霜。可以想象,当一个人把大量的时间精力花在职场上,他应当没剩下多少能量留给自己与家庭了。单身人士因此缺少寻找伴侣的机会;新婚夫妇自然也担心无法周全地照顾新生儿。本地年轻人不婚、迟婚、不生育所造成的低生育率现象,因而也不难理解了。当然,也不能排除有些年轻人出于不想改变生活方式或其他的考虑,而拒绝组织家庭或生养孩子;但工作时间长,职场竞争压力大,应该还是主要原因。

勤奋当然是美德,但是工作与家庭之间如此严重的失衡,则很难说是正常的现象了。年轻人为实现美好生活的梦想,努力打好事业基础理所当然,但工作到失去结婚生子意愿的程度,则说明社会大环境同样发生问题。工作时间超长反映的或许是焦虑的心态,担心在激烈的竞争中落后。伴同对生活期待一起高涨的生活费,也迫使国人不得不投入更多的时间精力去赚钱。长此以往,社会价值观无法不被扭曲——丧失了属于本能天性的生养冲动,应当说是近乎病态了。

且不说生养儿女,就是从个人生活品质的角度而言,这样的情形也是难以让人满意的。“没有哪个人是一座孤岛”,人本来就具备社群意识,而其中最基本的单位非家庭莫属。因此,“亲家庭”必须是独立的目的,而不只是促进生育率的手段。须要改变的,恐怕还有社会的观念与价值。要更好地平衡工作与家庭,就应当针对长时间工作背后的焦虑心态。一旦正常的工作时间就能够让人过上基本体面的生活,对未来生活有期盼的国人,才可能有心思生养下一代。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转帖好文, News and politics, 新加坡,时事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