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联合早报》社论:废除小六会考应慎之又慎

废除小六会考应慎之又慎

(2012-09-28)

社论 2012年9月28日

李显龙总理提出要进行全国对话,加上主事者是教育部长王瑞杰,国人对于教育改革的热议,因而又升温了不少,其中争论最为激烈的课题之一,莫过于小六离校会考的存废。主张废除小六会考者认为,应考所产生的日益白热化的竞争,已经让校方、学生与家长皆承担着越来越大的压力;短兵相接式的竞争方式,也似乎偏离并扭曲了会考原来的精神。他们认为,唯有废除小六会考,才能打破现有的不良状况,让孩子的教育回归正轨。

“废考派”的论据并非空穴来风,本地近年来补习行业的兴盛,会考所带给家长的焦虑,应该是主要原因之一。家长投入大笔资源于课外补习,却反而推动其他家长仿效;久而久之,校方竟视其为当然,在课堂加重学生的课业量并提高程度,这不但对缺乏财力补习的学生造成不公,也让补习业者坐收渔利。在会考面前,教育部“乐学善用”、“少教多学”等改革理念,均沦为纸上谈兵。

毫无疑问,现有的小六会考确实存在必须正视且改善之处;至于答案是否就应当是废除考试,则似乎没有那么简单直接。首先,在寻获另一种公平的替代方式之前,冒然取消考试,恐怕将适得其反。无论现存的制度有多少缺点,考试毕竟还是能确保基本的公平竞争——学生凭借自身的努力与能力,在统一的检测标准里证明自己的实力。虽然社会结构的改变,使得更多家境优秀的学生考取好成绩,但社会底层子弟通过考试向上流动的例子,仍然不少。

其他地区的例子也足以作为参照。台湾以前考取大学入学资格的“联考”制度,也因为社会舆论长期批评其弊端众多,最终被当局取消,改以多元入学的方式取代。这个改革的初衷无疑是良好的,目的在鼓励学生改变应考心态,追求活泼与个性化的学习。然而事后的经验证明,废除“联考”的考虑或许并不周全,甚至有些天真。没有了统一的鉴定标准,人们很难确定学生的程度。此外,家境好的学生因为学习其他才艺而获准进入大学;家庭差的学生因而难免吃亏。

回到小六会考的情况,取消会考等于变相实施中小学“直通车”。如果整体制度和观念不变,可以想象激烈的入学竞争将提前六年,在小学报名阶段展开。因为会考是决定孩子是否进入著名中学就读的唯一标准,一旦取消,家长为了让孩子进入中学名校,势必会争取让他们进入小学名校。届时不但家长的焦虑将倍增,孩子恐怕也要面对更大的精神压力。

换句话说,小六会考仅仅是病症,要彻底治病,必须更进一步地深入剖析病源。在教育体制本身,名校迷信的现象其实是导致非理性竞争的重要原因之一。与任何资源一样,教育资源同样稀缺,要如何做到公平分配,需要突破性的举措。如果教育部的确在分配师资时,对所有学校一视同仁,那么决定学校好坏的因素就是学生——会考成绩最好的都集中在少数的几所名校。在制度面打破名校对优秀学生的垄断,或许是可以探讨的改革举措。

在更广的层面探讨,社会价值观的错置,也是决定教育竞争越来越激烈的重要原因。社会对成功的定义过于狭窄,对成功者的物质奖励高到失去分寸,都迫使家长绞尽脑汁,避免自己的孩子落后。仔细观察,要求废除会考,得失心表现得最急切的,其实很多来自属于社会精英的家庭。因此,检讨小六会考固然必要,却不能忽略考试以外的其他因素,更断不可轻言废除。减轻孩子的学习压力是重要的,但绝不可以用牺牲社会公平的代价达成。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