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

最新的香港立法会选举结果公布后,观察家都表达了担忧,一些评论形容,选举结果反映了权力的碎片化,因为更多小党进入立法会,而且在野的泛民主势力内部出现了激进化的现象——在立法会表现出格,采取对抗性姿态的候选人,似乎更获得选民青睐。有评论更因此质疑,香港是否变得更难治理了。
还在进行中的美国总统选举,也出现了同样令人关注的分裂现象。自去年爆发占领华尔街民众抗争,打出“我们都是99%”口号,而被越来越倾向资本家利益的共和党反指为发动“阶级战争”以来,选举基调日益呈现了对立的情形,民主共和两党利用选举电视广告,抹黑对手,散播污蔑对方的不实信息,几乎已经到了不顾形象的地步。
香港与美国政治上呈现的分裂现象,都有共同的社会经济背景——贫富差距长期存在且持续扩大,社会不公不义情况趋于普遍,而保障社会基本政治共识的群体——中产阶级——无论其规模、资产、社会地位或影响力都遭到削弱。中产阶级式微最严重的政治后果,就是政治共识的流失。正因为社会贫富两极化,双方缺乏基本互信,任何公共政策都容易被两边视为零和游戏。这导致了民主制度健全运行必不可少的妥协精神难以形成,对抗性的政治氛围遂取而代之。
政治妥协的丧失,使得选举无法聚焦于关键的议题——因为解决真正攸关民众福祉的课题,需要和对手坐下来理性对话,在讨价还价间做出取舍。这些都需要双方都具备基本的共识作为前提。政治失焦表现为“以虚代实”的现象,即选举课题的“务虚化”和“情绪化”。
在香港,立法会选举之前爆发的所谓“反对国民教育”示威,成为了动员选民的最大课题。泛民主派抓住民间“反洗脑”群众运动,作为划分楚河汉界的标准。至于如何解决香港市民购屋困难、维持社会流动性、提振国际竞争力等切身实际的课题,统统被反国教的口水淹没。更糟糕的是,就算是选举结束了,相关的争议依然余波未了,妨碍了舆论去关注其他真正影响香港民众未来的问题。
美国的情形也不遑多让,且最吊诡之处在于,最需要有人代表他们利益的白人蓝领群体,却被共和党利用“黑人”总统开放“西班牙裔移民”抢夺“白人”饭碗、支持“同性恋婚姻”等务虚议题,转移了应该深入讨论的制造业外移、经济结构重组、中产阶级空洞化、如何具体削减预算赤字等真正影响美国人利益的问题。
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日前被爆歧视低收入民众的新闻,真切反映了美国社会阶级分裂的严峻现实。罗姆尼5月在一个私人闭门筹款晚会上,对一小群富人支持者表示,有47%支持对手奥巴马的美国人是社会蛀虫:“……依赖政府救济,自认为是受害者,自以为政府有责任要照顾他们,自认为天经地义要享有医疗、食物、住房、凡是你说得出的。这一切都是他们的权利,政府应该为他们提供这一切……这些人都是不缴税的。”他还表示:“我的工作不是为这些人伤脑筋。”
罗姆尼在回应这段谈话时并不否认其真实性,也没有收回这番连他自己都形容为“不得体”的话。家境富裕的罗姆尼,对来自同样阶级背景的支持者所透露的真心话,形象地凸显了美国社会分裂的现状。富裕的精英阶级鄙视低收入阶级,认定对方只是社会的负担。精英阶级不以为造福全民是作为领导者的天职,因此他们的政策重点,只是在如何让资产阶级的财富进一步增加;对于社会弱势,则非但没有同情心,反而用居高临下的傲慢姿态来嘲讽他们。
可是民主选举靠的毕竟还是一人一票。因此,面对分裂的社会,精英阶层必须提出各种虚假议题来迷惑选民,以掩盖自己真正的意图——各类务虚的课题因而纷纷出笼,让选民在众声喧哗中,无法做出符合自身利益的判断。更危险的是,为了赢得权力,一些政客不但不从团结众人入手,反而是通过操作各类议题,用撕裂社会共识的方式来累积选票——在2004年的台湾总统选举期间,当时的执政党形容自己的策略是“割喉割到断”,就血淋淋地透露了这个残酷的政治特质。
社会的分裂,从共识的流失开始;共识的流失,又与中产阶级的衰微息息相关。社会贫富差距的扩大,正是中产阶级面临威胁的警讯。香港、美国如此,新加坡也无法例外。国人对于外来移民的抵制情绪、对公共交通、医疗、住房与教育的不满、生育率持续萎靡,甚至邻避现象的出现,其实都指向了共同的症结——社会共识的松动。全国对话之必要,因而也显而易见。
对话不同于清谈,是目的性很强的人际活动。由于出现了两端,才需要对话沟通来弥合。在政治光谱里,极端主义总是吸引人的,因为其意识形态纯粹,立场决绝鲜明,也很容易给自己营造道德光环。可是在熙熙攘攘的现实世界里,各种利益都要发声,兼顾不同利益就意味着取舍;这要求人们适当牺牲本身的利益,从自己的立场退让来获得妥协,与另一端取得平衡与共识。
所以,民主政治讲究的是“可能的艺术”,需要有不自欺欺人的从政者;需要扮演“公正第三方”的媒体,为民众解释利害所在;更需要不会轻易被政治口号迷惑的清醒选民。能够在“过”和“不及”两端,以对话寻求中庸的平衡妥协,需要广大且稳定的中产阶级。

原载《早报星期天·想法》2012年9月23日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得鱼忘筌, 新加坡,时事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