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病是福

三周前感觉腰椎不适,以为又是年度毛病,虽然不敢掉以轻心,却也并不以为意。在五年前还派驻北京时第一次严重腰疾,痛到全身无力,只要轻微变动姿势,不论卧、坐、站,都让人痛不欲生,别说刷牙时无法弯身,连轻轻咳嗽都痛得想一头撞死,最严重时得慢慢爬去厕所如厕,感觉就像个绝望的废人。X光片显示腰椎盘轻微突出。当时母亲带了在日坛公园晨运时认识的气功师傅回家给我治疗,师傅用手一摸病灶,直称“寒冷一片,病气不小”,还说推拿后得回公园练功,把推拿时接收到的病气用功化掉。
那一次总共在家休息了超过两周,之后虽然每年几乎都会感到腰椎不适,但最厉害时也不过在家休息一两天。这一次习以为常,去公司的医生挂号拿止痛药与肌肉软膏,还勇敢地婉拒了病假单,继续上班。一直到腰部越来越僵硬,开始无法正常弯腰,才惊觉不妙。再去看医生,医生说只能去做物理治疗,开了介绍信去医院做五个疗程。物理治疗师非常专业,除了用机器热敷按摩患部,拉松上下肢,还教我一些锻炼腰肌的运动。治疗师判断,由于少使用腹肌的习惯,容易导致腰肌劳损。
连续每周一次到医院做了三次物理治疗,情况似乎有所改善,可是感觉还不是那么自如,听从好心的同事建议,周五到报社附近找推拿师推拿。师傅的手法甚好,听完病情介绍,摸了患部,马上断言是腰椎挤压拉紧了两侧的肌肉,并预先告知推拿初始会疼痛。之后果如其言,咬紧牙根让师傅用手肘把挤压处推开,然后又按摩舒缓疼痛感。一个钟头下来,整个人确实轻松了许多,便赶紧预约下一个疗程。推拿师洗手后吃着水果休息,能感觉到他的辛劳。周六打电话去确认时间时,却被告知推拿师“操劳过度”,病倒了,脑海里不由得想起了北京气功师练功化病气的说法——才惊觉这次自己大概病气不轻。
周日值班,开始时感觉腰部又再不适,到晚餐时间,身体已经僵硬到无法外出用餐。写完稿子时,已经不能正常走路,碰巧同事车上有支拐杖,否则真不知道如何走去厕所。忍着痛把工作赶完——不是逞强,也不是报社无情,周末值班是没有帮手的——提前下班。就卧时已经无法自然翻身,腰椎又酸又痛,五年前的感觉似乎都回来了。
幸好周一补休,无需上班,睡醒时完全无法起床,任何小动作都痛得让人绝望——更别说凌晨尿急,得挣扎10分钟后才能起身如厕。早晨起床的情况也一样:先慢慢曲腿,再左右小幅度地转动,一直到足以180度翻身趴在床上(这时已经痛出一身汗),然后再尝试达到跪着的姿势,最后单腿起身,用手借力再站起来。每一个动作都是绝对的折磨。刷牙时身体如同鬼电影里的僵尸那样直挺挺,任由从嘴里流出的牙膏泡沫沾湿衣服。
周二拄着拐杖到报社再去公司的医生挂号,希望能照X光。医生听了病情描述,摸一下患部,然后胸有成竹地表示不必。“肌肉痉挛”,他自信地诊断,并述说这种问题如何的普遍,还把他自己曾经在看书时突然也遭遇肌肉痉挛的故事说一遍。听我说之前开的止痛药不够力,他立刻再开处方,另外增加两种特效止痛药,而且要三种止痛药一起吃,并嘱咐我多休息,又开了三天病假单。这一次,不能再潇洒拒绝了。
痛得六神无主之际,突然想到了针灸老师。拄着拐杖上门,老师看到我狼狈的样子,劈头就问:“怎么现在才来找我?”——自北京任满回国后,经好友介绍,数年来身体不适时都会找针灸老师救命。这一回竟然没有想到他,也是自己活该。按照老规矩,老师把脉、看舌头,问诊:“小便黄吗?口会苦吗?容易发脾气吗?”最后就是:“我来给你针。忍着点。”拆开即用即丢的针灸针包装,用酒精消毒后,找着耳轮的穴位下针,开始捻动。整个耳朵犹如小时候调皮捣蛋被大人拉扯扭转一样,一下子痛得发热。观察到我已经憋气忍痛到了极限,老师才停下来,让我喘口气,又再重复捻动。如此反复几次之后,老师让我起身走动,腰椎的酸痛,已经神奇地消失大半。然后再配些中成药水回家服用。回家时虽然还不是身轻如燕,但已经可以不必依靠拐杖了。
隔天睡醒时起床依旧费劲,连续再针灸两天,腰椎患部由剧痛变成酸软,进而逐渐恢复正常。针灸老师对症下药,根据病情变化配药,我这才知道原来中药水也有“单位药”,可以临时灵活搭配调制。为了这篇文章上网查询,耳针法原是针灸里独立的一门技法,“耳者,宗脉之聚也”(《灵枢·口问》)、“到目前为止,已经发现的耳穴有数百个之多,经过反复的筛选验证,得到世界各国公认的为91个。”
经此一役,体会了病理其实与人生无异。与针灸老师闲聊,印象最深的三句话,其实也是做人的道理:长痛不如短痛——下针时虽然痛得憋不住气,出针后腰痛显著缓解;良药苦口利于病——喝了苦不堪言的药水,嘴巴就再不觉得苦了,腰部酸软感也减轻许多;小病是福——病假、补假加上周末休息,一共连续休息了七天。身体毕竟不是铁打的,被迫休息,接下来才能走更远的路。是为记。

原载2012年8月12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新加坡,生活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