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同性恋、巨型教会

  李显龙总理6月8日在经济学会常年晚宴的演讲中说:“环球化将持续下去,除非发生极端状况如战争。更多的经济融合将为更多国家带来更大的繁荣,但也会带来负面影响。”李总理演讲的要点,是提醒处于环球化大环境里的新加坡人不能心存侥幸,人民一旦松懈下来,将是国家最大的危机。他说的当然还是以经济发展为主;但是在其他领域,新加坡也无法自外于环球化的深远影响。
  政府近日在国会发出部长声明,修改备受争议的强制性死刑法律条文,符合严格条件的运毒跑腿,以及无意致死对方的谋杀犯,都不再面对强制性死刑,改由法官决定他们是否免死。从人权的角度视之,虽然改变显得谨小慎微,修法无疑还是一种进步;而进步的背后推手,环球化潮流自是其一。连美国、中国等强国,都面对同样的压力。
  2007年12月18日,联合国大会的104个会员国代表,投票通过了一项关于暂停执行死刑的决议,美国、中国和新加坡等国投下反对票。新加坡驻联合国大使当时指出,死刑是个别国家的刑事问题而不是普遍的人权问题。截至2011年,196个联合国会员国当中有104个已经废除谋杀罪及一切普通刑事犯罪的死刑,其中有96个更废除了所有的死刑;支持死刑的国家成为形势与道德上的少数。
  一些保留死刑的国家则悄悄让步,自人权斗士金大中出任总统后,韩国便停止执行死刑;印度从2005年开始也没有再执行死刑。虽然公开反对联合国的道德压力,中国在2007年1月开始,把死刑核准权从地方的高级法院和解放军的军事法院,收归最高法院统一行使,开始了所谓的“少杀、慎杀”政策。新加坡的死刑立场,自然也无法纹风不动。
  75岁的英国资深记者兼作家沙德瑞克,2010年在其新书中质疑新加坡的死刑制度,被控藐视法庭而入狱8周,成为国际瞩目的新闻事件。19岁的马来西亚国民杨伟光运毒被判死刑,其家属和辩护律师上诉联合国,指控新加坡的强制性死刑违反人权,案件也得到国际媒体和本地民间人权团体的关注。观察政府决定检讨强制性死刑的做法,因而不能忽视背后的环球化大势。
  另一股在本地发生作用的环球化大势,应属同性恋平权运动。6月30日,超过1万5000人聚集在芳林公园,参加年度的“新加坡粉红点”活动。他们通过穿粉红色衣服,戴粉红色假发,带着粉红色的气球、娃娃,高举粉红色LED灯等方式,表达对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LGBT)的支持态度。有报道称,活动自从2009年开始后,参与者由最初的2000余人逐年增加,去年达到1万人。
  全球市值排名第九大的谷歌在7月9日宣布,要发起支持LGBT的环球行动“让爱合法”,呼吁全世界共同消除对同性恋的憎恶和恐惧,并让同性恋合法化。值得注意的是,谷歌发起运动的首选地点,一个是波兰,另一个就是新加坡。谷歌负责“多元化和包容性”的部门主任埃奇克姆表示,新加坡要成为全球金融中心与世界领导者,意味着它必须平等对待所有人,不论其性别取向如何。
  与废除死刑一样,支撑同性恋合法化运动的价值观,正是人权至上的观念。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全球平等理事会资料显示,世界上还没有给同性恋除罪的国家,多集中在落后的非洲及保守的中东伊斯兰地区,欧洲仅剩下土耳其、北塞浦路斯、车臣共和国;南美洲也只有11个小国,且多是小岛国;亚洲还有22国以同性恋为非法,新加坡是其中少数经济发达的国家。
  同性恋平权运动在美国几乎已经成为主流,不但同性恋合法,还进一步推动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虽然保守势力极力反对,至今有8个州属和首都华盛顿所在的哥伦比亚特区,已经开始立法承认同性恋婚姻。或许出于选举需要,奥巴马更成为第一个公开支持同性恋婚姻的美国总统。可以想见,在环球发达社会均奉行人权价值观的时候,特立独行的新加坡,势必将面对国际发达社会越来越异样的眼光,以及国内信仰自由主义价值、受美国影响的民众的政治压力。在本地社会对同性恋仍然持保留态度的同时,学习如何接纳其存在变得越来越必要。
  同样源自美国的,是巨型教会(megachurch)及其所鼓吹的成功神学(prosperity theology)。这股社会现象兴起于1950年代的美国,一度更通过电视布道(TV evangelism)的方式,吸引信众和他们慷慨的布施。巨型教会布道的共同特征,包括了场地的宏伟、专业的音乐及灯光效果、华丽的舞台布置及现场热滚滚的人潮气氛;当然,在牧师激情布道及信众热情投入的同时,激励大家踊跃奉献金钱给教会以蒙神的赐福,更是备受争议的关键主题。最近家喻户晓的城市丰收教会,几乎符合上述特征。
  巨型教会在美国社会影响巨大,自然也遭受许多指责。美国社会人士在反省巨型教会的兴起时,最常见的批评包括其布道的娱乐性超越了宗教性、关注个人解脱多于社会正义、过度采用世俗商业模式来经营会务、慈善团体身份使得大量奉献金容易被理事者滥用等等。在美国“软实力”深深影响本地年轻一代的时事面前,美国社会对自身所经历的社会现象及其教训的深刻反省,值得国人认真参考。
  诚如李总理所言,环球化将持续下去,而且会带来负面影响,新加坡无法置身其外。孙中山百年前就已经指出:“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面对这股沛然莫之能御的大势,国人必须要懂得趋吉避凶。

《早报星期天·想法》2012年7月22日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