雏妓案的道德教训

雏妓案引发坊间热议自是在所难免,有的指责媒体过度炒作新闻、有的质疑本地法令过度保护女性却伤害男性权益、有的对该如何看待嫖妓行为针锋相对……碰到如此爆炸性的丑闻,人们本能地对事件中的人物赋予“好人”、“坏人”的道德判断。所有的讨论都有积极意义,这是社会试图从中学习,吸取教训的良性反应。
并非每一件重大社会新闻,最终都能让人们取得共识,尤其在涉及道德判断的时候——毕竟不同观点的并存,是成熟市民社会的象征;现代化与环球化,导致“道术将为天下裂”,一定的道德困惑感,或许是健康的现象;可是如果人们因此产生道德混乱,无法从事件中总结教训,却也并不是太理想的结果。雏妓案到底带来何种道德教训呢?
与任何值得深思的社会课题一样,雏妓案争议反映的是人性的复杂,以及该如何看待复杂的人性这个永恒且有普遍意义的问题。当然,对事件的是非黑白必须拒绝采取模棱两可的立场;但与此同时,也应该慎防把对问题的认识简单化——现实往往总存在一大片灰色地带,挑战直觉式的道德判断。
中国传统文化是个早熟的文化,当欧洲还处于迷信落后的黑暗时代,中国文明已经有了极高的人文成就,至少在肩负文化创造的士大夫阶层,已经把知识的焦点集中在人而不是上帝,由此而产生的伦理学因而异常发达。但是,大量渗透入日常用语的道德词汇,却容易让使用者对一切采取道德评判的态度。在雏妓案中持批评立场的人,相信都有受到这个因素的影响。
相对的,欧洲文明在经历启蒙运动所开启的现代化后,主轴是提倡人的解放,一切被神格化的权威——政治的、伦理的、知识的……都被当做桎梏人性的枷锁一一打破。以“人”为中心的观念,开始成为主流;对“人”的研究成为显学;对“人性”的复杂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也因而形成了对“人性”的不完美,抱有比较宽容的态度。
例如,现代社会对两性关系的态度,基本来自人的解放之后对人的自然欲望的理解,以及随之而来的宽容。只要看看“国家地理频道”、“探索频道”等西方电视台拍摄的关于自然界的纪录片,就能明白他们如何看待“人的境况”(the human condition)——无独有偶,这也是著名西方政治哲学学者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1958年经典巨著的书名。
这些纪录片的基本内容,都是通过对比动物界来解释人的行为,比如雄性动物为了增加自己基因繁衍的概率,尽可能到处留种;雌性动物则出于照顾子女的需要,会忠于特定的性伴侣以获得其信赖与保护。延伸开来,男人拈花惹草似乎是天性;女人重视与伴侣的感情也是天性。以此类推,自然界弱肉强食的规则,就能可以用来理解人类社会许多自私自利的行为。
这些对比无疑能提供关于人性复杂面的有力解释,让人不至于在面对复杂课题时,急于用道德判断取代对问题的了解。比如男人嫖妓,与其用道德律令完全否定,不如从生理、心理、病理学等方式去探索其作为一种“人的境况”存在的根源。在雏妓案争议中对众多涉案男子的同情,认为他们也是受害者的一方,无疑反映了这方面的知识传统。
但是,这也可能陷入另一个对于人性认知的困境——过度强调其动物本能与冲动,可能导致对人的堕落显得身不由己,好像人就永远无法摆脱其动物本能的制约,理性地主宰自己的命运。作为生物,人固然有其动物性的一面;可这也并非人性的全部。中文里“禽兽不如”是个非常严厉的道德指责,孟子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意味着人究竟不全只有动物性,在生理的需要之外,还有精神的追求。在儒家看来,这个“几希”的珍贵人性就是“仁”的道德感。唯有抓住这个“几希”,人才有向上提升的可能。
关键在于,在重视人性的道德感之余,也不该忽略人性的动物本能,结合两者,才是对“人的境况”比较全面的把握。在雏妓案的争议里,同情嫖客的一方,反对的更多是批评者往涉案人身上贴道德标签的做法。有博客就引甘地为例子来说明这点。
“圣雄”甘地的历史地位无可争议,其“非暴力抗争”的哲学,影响了世界许多草根运动,包括美国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但是,根据英国历史学家亚当斯(Jad Adams)2010年出版的《甘地:赤裸裸的雄心》一书,主张简朴生活、禁欲主义的甘地,晚年却经常跟一些年轻性感的女人一起洗澡,也经常让一个或几个年轻女追随者裸体陪他同睡一床。包括印度第一任总理尼赫鲁在内的许多甘地追随者,都对其性癖好表示厌恶,但这一切并不影响甘地的历史贡献和评价。
甘地的例子表明,人性确实是复杂难懂的,很难用单个的行为概括一个人的全部。雏妓案里的涉嫌嫖客,不少都是有社会地位与成就的男人,他们或许在本身的专业领域里因能力出众而备受尊敬,在私生活里也可能是慈父、孝子,可以为朋友两肋插刀。嫖雏妓的行为,并不能全面说明这个人的一切。
雏妓案也验证了爱尔兰作家王尔德(Oscar Wilde)的名言:“除了诱惑,我什么都能抗拒”,更突显了道德修养的重要性与艰难度。“贪生怕死”是人性,“杀身成仁”又何尝不是?变化气质无疑重要,且功夫不进则退,但体认人性的不完满并宽容待之,也能避免凡事采取道德高姿态,见树失林的错误。正因为人性神秘难懂,所以才值得不断地探索、反省,在对人性的缺陷有同情的理解之余,警惕堕落的陷阱,向上提升。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新加坡,时事.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