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崇椰震撼”的道德拷问

本周的国会继续辩论林崇椰教授的“薪金改革说”,舆论反应激烈,当然与其建议的极端性质有关;从另一个角度说,政府及民间的热议也反映了林教授所言的现实性。在他看来,社会底层民众因贫富差距及通货膨胀所承受的痛苦,已经逼近了临界点,再不采取激烈果断的办法,后果将不堪设想。在这个意义上,林教授提出让月薪少过1500元的低薪工友,三年内每年加薪15%;月薪1万5000元以上的三年内冻薪的建议,其实也是一种“痛苦的再分配”。
贫富差距扩大是个全球性问题,国大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教授指出,资本的自由流动,使得主权国家面临前所未有的权力危机——无法控制国际资本对工人的剥削;难以阻止资金夹带技术流窜而不在本国制造就业机会;对具备全球规模的大企业缺乏征税能力。如此种种,都使得新一波经济全球化下的资本主义,更显其“赢者全拿”的狰狞面目,没有政府的保护,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尤其痛苦。
新加坡经济表现亮丽,但只要透过具体数据,便可以看到亮丽的表层底下,有不少让人心惊胆战的残酷现实——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及人力部长尚达曼更使用了permanent underclass(永难翻身的底层阶级)这样的字眼来做出警告。平均月入不到1700元,必须靠政府津贴的就业入息补助(workfare)维持基本生计的国人,去年就高达40万人;与此同时,本地上市企业总裁年薪动辄数百万元,有些更突破1000万元。
企业高管是否真的为经济创造这么高的产值?哈佛大学经济学和公共政策教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罗格夫(Kenneth Rogoff)认为高管高薪有合理性。他说,公众对体育及娱乐明星的高薪有种司空见惯的认同,但对商业或金融界翘楚的高薪却采取敌视的态度。如果一名球员比对手快零点几秒,人们觉得他赚取数百万理所当然;可是如果企业家比对手抢先一步得到商机,人们却不赞同他得到优厚的报酬。
英国知名经济学家史密瑟斯(Andrew Smithers)撰写的一份最新报告却指出,英美企业近30年形成的“花红文化”,导致企业高管的行为日益短视,为了增加账面利润以获取越来越高的花红,他们减少了长期投资。结果,企业的现金盈余不断增加,经济增长却持续下滑。报告总结说,如果这种文化不改变,最后只能通过政府提高赤字,增加开支来防止经济衰退。如此看来,企业高管的高薪不但合理性不高,甚至会对经济造成不良影响。
英国首相卡梅伦誓言,将立法落实上市公司高管薪酬由股东决定。英国一个独立的委员会在调查后发现,一些企业高管的薪酬在过去30年暴增40倍以上,普通员工的工资仅上升了3倍。美国雷曼兄弟破产所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暴露了企业高管“钱责不符”的弊端——很多公司面临倒闭、大量裁员、接受政府救济,可是高管薪酬却仍然直线上升。卡梅伦形容这样的情况“令人愤怒”。
英美的一些股东已经开始自救行动。美国花旗集团股东近日以55%的高票,否决了支付总裁潘伟迪(Vikram Pandit)1500万美元年薪的提案。《纽约时报》引述一位投反对票的股东说:“有体面优厚的薪金,也有让人憎恶的薪金。”(There’s good pay and there’s obscene pay)虽然股东的投票仅具建议性质,没有约束力,但投票结果反映了一种新的氛围,显示社会开始不能容忍精英自肥的现状。
毫无疑问,贫富差距并非是不可抗拒的全球大势所致,其中不乏精英阶层操纵游戏规则来自利。这种劫贫济富的勾当,通过全球化呈现出一种沛然莫之能御的气势。卡梅伦的愤怒,以及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竞选连任时,主张改革赋税制度,保护社会弱势,都表明政府在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方面其实有能力,也责无旁贷。
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兴起及在全球扩散,反映了精英高薪的正当性面对越来越大的质疑;学术界开始反省贫富差距的本质,以《正义课》网上讲堂声名大噪的哈佛政治哲学教授桑德尔(Michael Sandel),最近出版了新著《金钱所买不到的东西——市场的道德限度》。他在书中指出,冷战结束后的30年,市场的价值观已经排挤了其他的非市场规范,侵入了人们生活的其他非市场领域——家庭生活、友情、性关系、生育、保健、教育、文艺、体育……
桑德尔认为,问题的核心在于不同人群对美好生活的不同定义。正因为人们避免在公共领域对此表达自己的道德信仰,所遗留出来的空间便让市场趁虚而入,结果是公共政策的讨论缺乏道德与精神面向,金钱的算计凌驾了一切。他说,贫富悬殊导致社会分化,不同阶层过着互不相干的生活,这必然削弱作为生活方式的民主政治。桑德尔说:“关于市场的问题其实是关于我们要如何共同生活在一起的问题。”
最新的社会学调查印证了桑德尔的观点。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5月8日宣布,根据20年的时段、对70万名30岁或以上的美国人的数据研究发现,基尼系数每上升一个百分点,12年后将造成死亡率增加一倍。俄亥俄州立大学形容,调查结果提供至今“最好的证据”,证明贫富差距扩大使得死亡率上升。
这个调查也呼应了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在2008年发表的报告,报告说,美国自1980年代以来贫富差距扩大,导致富人的平均寿命比穷人越来越长。这是因为富人累积的财富愈多,就会愈不关心其他社会成员的死活,也更没有意愿(通过纳税)投资在照顾其他社会成员的公共医疗体系上面。
贫富差距不单只是一个经济问题、一个社会问题、一个政治问题,它更是一个道德问题。就在人们辩论这个问题的时刻,贫穷阶层却天天得承受持续高涨的生活费所带来的负担与痛苦。每一刻的拖延,都意味着对这群人凌迟。在这个意义上去理解林崇椰教授“薪金改革说”,或许能得出不一样的体会。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新加坡,时事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 则回应给 “林崇椰震撼”的道德拷问

  1. Pingback引用通告: “林崇椰震撼”的道德拷问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