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凯撒的归凯撒

一家从事婚礼庆典活动的本地公司,协同英国某知名夜店,计划在昨天,也就是耶稣受难节翌日的复活前夕(Holy Saturday),于赞美广场举办一场宣传该夜店品牌,叫做“逃离教堂”的主题派对。除了以两位来自英国的DJ出席为号召,并宣称是该夜店在亚洲举办的首场活动,派对带有宗教联想的主题显然也是卖点之一。
赞美广场本是天主教教会的修道院、圣婴女校及圣尼各拉女校原址,附近有不少庄严的天主教堂,广场正对面还是主教堂及主教住的地方,举行派对的场地原本是修女及教徒使用的小教堂,学校的弥散也在那里举行,基本上就是个宗教场所,“逃离教堂”的选址无疑非常贴切;在复活前夕举办派对,也让其宗教主题意味更显浓厚。尤有甚者,派对的宣传活动还充满了宗教暗示,以一名修女打扮但却身穿蕾丝服装的模特儿为海报,还在派对宣传面簿上载一张两位修女打扮的女子,但却露出大腿的照片。主办方于在上星期五,雇用两名修女打扮的女子以黑色短裙现身,露出修长双腿,在金融白领聚集的莱佛士坊派发传单,希望引起最大的注意。
派对的地点、日期、宣传方式,皆与其宗教联想的主题配合得天衣无缝,从举办主题派对的角度视之,堪称创意十足。这样的宣传手法,对于派对要吸引的群体——有消费能力,只想玩得痛快(having a good time)的年轻白领——应当能引起共鸣。但也恰好如此,对本地虔诚的天主教徒而言,这难免要被视为对神明严重的亵渎(sacrilegious);无独有偶,这个英文字,正好也以洋洋得意、自以为聪明得逞的姿态,出现在活动的宣传品上。
虽然主办者澄清,所有宣传资料不带任何宗教色彩,也无意引起不快,但是上述的一切很难不让天主教徒觉得,派对是在颠覆、消费其信仰符号的基础上,让参与者玩得痛快。由这样的结论进一步引申,当然也就觉得主办者在刻意挑衅了。赞美广场的业主在教会抗议后,以不惜对簿公堂的高姿态,要求主办方取消活动。据悉,根据租约规定,在赞美广场小教堂举办的活动必须庄重,起初只是用来举办婚礼。警方在周三表示,已经接到投诉并开始调查,同时警告活动可能触犯本地法律。面对种种压力,活动最终取消。
因为舆论和法律的反弹,派对被迫取消,就主张言论自由者而言,或许是个最坏的结局。他们对于以各种理由和借口,来限制表达的空间都深具戒心。言论自由的基础是理性,所有观点的交锋,无论多么激烈,都必须以非暴力为底线。可是很多议题,尤其涉及种族、宗教、信仰等,都具有很强的非理性成分,因此保障言论自由的理性,必须靠法律及公权力来维护;反过来用法律限制言论,对自由主义者不啻是一种sacrilegious。
新加坡有多元种族与宗教是个既定的事实,随着社会越来越开放,这两个言论自由的禁区也面对日益强大的挑战。对很多国人来说,在这两大禁区内,就表达的自由度进行博弈,无异于玩火,其后果已经有历史教训作参照;在其中博弈的可能性,也因为这两大禁区存在太多的非理性成分,而变得困难重重。当然,自由主义者会认为,这恰好是社会更不能回避讨论种族与宗教议题的理由;但实事求是地看,肆无忌惮地讨论或碰触种族和宗教议题,其现实风险远大于好处。
也或许是上述原因,政教分离同样成为新加坡立国精神的重要支柱。任何宗教若试图通过政治平台,扩大自己的利益或影响,势必将撕裂国家社会;政府严格地把宗教势力拒于政治门外的做法,至今都获得大部分国人的支持。除了个别国家,人类在迈入现代社会之后,世俗价值已经取代了宗教思想,成为指导日常生活的主流共识。这也是为何,当有宗教势力在2009年阴谋控制本地妇女团体时,社会各界超乎寻常的强烈反对,最后促使其知难而退。
同理,宗教与世俗两大力量在学校性教育上的角力,至今方兴未艾。各国的经验表明,教导学生正确的性知识,不但有助于减少未婚先孕、性病感染,也不等同于鼓励孩子滥交;可是宗教团体反对传授避孕知识,要求性教育以提倡婚前禁欲为主要内容。只要世俗与宗教之间的界限存在,类似的博弈会继续下去,对一个主张多元的社会,这也未必就是件坏事。
就如同人们不欢迎宗教越过界限一样,世俗社会想越界利用或颠覆宗教,也必须遭遇反对。“逃离教堂”主题派对,怎么看都是越界的行为。Having a good time的方式很多,未必就一定得利用玩弄宗教符号,来满足恶作剧的快感;如果是还从当中获取商业利益,就更应该受到社会的强烈谴责。
在世俗的领域,人们已经享有纵情酒色的自由,也应当享有不必因此被宗教横加干涉的自由。在相当程度上,这样的自由所造成的后遗症,或许也是威胁人类生存的恶源——无止境消费造成的环境污染、气温上升;对财富毫无节制的追求所诱发的贪婪,酿成华尔街式的世界性金融灾难;流行文化对开放两性关系的鼓吹,让婚姻与家庭制度面对史无前例的挑战……人类当下需要的,不是更多的世俗物质享乐主义,而是心灵的一片净土;宗教虽然有其本身的限制与缺陷,却还是可以对目前人类过度偏重肉欲的弊端,产生一些制衡的作用。
“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宗教在现代世俗社会里应该严守自己的分际,世俗社会亦然。

本文发表于4月8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新加坡,时事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