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王好细腰

为了贯彻“以学生为本,以价值观为导向”的教育理念,教育部长王瑞杰最近宣布,教育部明年将开始颁发教育储蓄品德奖(Edusave Character Award)。品德奖只颁给有良好品行,例如具有责任感、诚信和韧性等的公民学生。教育部预料,每年将有最多1万名学生能获得此奖。
消息一出来,社会舆论的反应呈现两极化,反对者觉得,把品德与金钱挂钩犹如在贿赂孩子:支持者则认为,无妨把品德与学术、运动等领域同等看待,别让“铜臭味”的传统偏见妨碍创新的做法。王瑞杰解释说,奖项的目的是奖励学生以行动来体现优良的价值观、品格和社会责任感。他举例说,在逆境中仍努力不懈学习的学生,应当在品德上获得奖励。
作为教育重要的一环,德育确实应当和体、智、美三育并驾齐驱。知情人士透露,教育部担心,如果不赋予品德奖金钱奖励,家长和学生会轻视这个奖项,认为教育部对品德奖并不认真(not serious)。此外,这个奖项也能让那些家境不好,学习又不特别突出的孩子,有机会得到经济资助,减轻家庭负担。
教育部现有的一系列鼓励学生成就的奖项,无一不与金钱挂钩,它们包括奖励同年级或科目学术成绩最优秀的前10%学生的教育储蓄奖学金(Edusave Scholarships);排除教育储蓄奖学金得主,同年级或科目学术成绩最优秀的前25%学生,家庭月收入低于5000元的学生,可以获得教育储蓄优异助学金(Edusave Merit Bursary);排除前两组奖学金得主,同年级或科目学术成绩进步最显著的前10%学生,可以获得学业进步奖(Good Progress Award);展现领导才能或积极参与公益活动的学生,可以获得教育储蓄成就、杰出领导与服务奖(Edusave Awards for Achievement, Good Leadership and Service)。
上述各类奖项的奖金数目,按年级与奖项的不同,最低是200元,最高可达500元,获奖者不能同时领取超过一个奖励学术表现的奖项。显然,决定给品德奖赋予奖金,背后有两大逻辑:用金钱表达对奖项的重视程度;帮助成绩不优秀的低收入家庭子弟——每年规划1万个获奖名额,“人人有奖”的用意甚明。
可是,这并不等于用金钱奖励品德的做法就没有问题。中国春秋战国时期,楚灵王喜欢腰身纤细的人,楚国的士大夫为了讨好他,都节食减肥,甚至饿死了也在所不惜(“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这就如《孟子》所说的:“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者矣”,意思是说居上位的人有哪一种偏好,在下面的人必定变本加厉。品德奖有金钱奖励,固然能表明教育部对德育够认真,但也存在“楚王好细腰”的风险,若实行不当,反而可能毁掉德育的本质。
课外活动的变质,殷鉴不远。自从教育部为了鼓励学生参加课外活动,不要变成只会读书考试的书呆子,而开始为课外活动设定分数,以强制学生参与后,原本让学生课余用来放松身心的活动,遂沦为课业之外的另一个竞技场。学生参与活动的动机难再单纯,多掺杂了一分功利心理。学校为了在全国比赛获奖,只限制有能力的学生参与个别课外活动项目;有兴趣但获奖能力不强的学生被拒于门外,这样的故事,至今依然时有所闻。
唯有给奖项标价才能代表够serious的想法,反映了某种与道德意识相悖的主流价值,金钱不是问题,认为唯有金钱才能凸显价值才是问题所在——部长加薪成为纷纷扰扰的公共议题就是一例。相信光用物质奖惩,就可以影响改变人们的行为,本身就是缺乏想象力,对人性认知简单的表现。
品德奖会否在实行后走样,偏离原来的目的,谁也说不准。在补习盛行的年代,家境不好的孩子,确实较难在学术上与同学公平竞争;品德奖不用学术成绩来衡量,能够让这些孩子也能得到被认可及肯定的机会,奖金对他们也很有用,无疑都是良好的设想。但是,如果是为了在精神与物质上帮助鼓励他们,用品德奖的方式是否是最好,不无争议之处。
“铜臭味”的概念,来自于中国人几千年对于“义”和“利”之间的紧张关系的思考——道德和金钱虽然不一定就势不两立,可也往往不易取得和谐。孔子说:“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在他看来,道德(实践“仁”)本身就是目的,不必依靠他人或外在条件,也不需要其他的理由;反之,“见利忘义”的情况却屡见不鲜,任何事物只要和金钱挂钩,少有不被腐蚀的。
公平地说,品德奖并非要把道德从目的变为手段(做好事以便获取奖金),但是也不能否认其中的潜在危险。《朱子家训》说:“善欲人见,不是真善;恶恐人知,便是大恶。”日积月累的影响,学生长大后会否产生道德异化:为了奖励才行善?德育的基础一旦被颠覆,恐将祸延子孙——这才是推行品德奖必须慎之又慎的缘故。

本文发表于4月1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ews and politics, 得鱼忘筌, 新加坡,时事.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