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沙滩上划线

近一段时间以来,坊间的谈资骤然增多——国会议员、高级公务员、纪律部队人员、教育工作者——这些拥有崇高社会地位,在备受敬重的岗位上服务的人,突然相继出事,而且都与女色有关,不是偷情,就是嫖妓。可以想象,如此“多汁”(juicy)的八卦新闻,必然要引发公众热烈的讨论。
这些出事的男人都付出了代价——被逮捕接受调查者有之、黯然去职者有之、被开除甚而出国躲避者有之;当然,面对千夫所指的巨大压力,他们的家庭破裂,名誉扫地,更不在话下。压力来源于所谓的道德指控——除了个别官员可能涉嫌违法,大多数出事者并没有触犯法律。他们的“错误”,在于“不恰当”的性生活。“错误”与“代价”是否等值,其中不乏思考讨论的空间。
我们生活在一个“多元价值”的时代,用中国思想史的术语说,就是“礼乐崩坏”的时代;用现代(西方)人的话说,就是道德因为“价值观”的流行而失去了中心地位。我们已经习惯了说“价值”(values)而不说“美德”(virtues)。西方当代著名伦理学家麦金泰尔(Alasdair MacIntyre)在他的名著《美德之后》(After Virtue)里,就对这个问题做了深刻的论述。
正因为人们已经不再讲“美德”,一切关于道德的讨论,容易沦为虚无的相对主义,由于多元价值意味着是非标准的主观化——你推崇的价值未必符合我主张的价值——道德的讨论,就这样变成“意见的表达”。最近这一系列公众人物婚外情的讨论,就是最佳例子,人们对于到底该如何判断其对错,大多陷入了见仁见智的拉扯,是非的底线,变得模糊了。
“后美德”时代的含义显然也是多重的。在“多元价值”强大的正当性面前,如何在学校向孩子灌输道德标准,无疑得克服更多的障碍。当然,基本的道德要求,如忠孝仁爱礼义廉耻等德目,还继续是道德教育的根本内容;可是,道德并不存在于真空里,在实际生活中具体遭遇道德两难时,要如何做出明确和正确的抉择,恐怕就不是那么泾渭分明了。
经过女权运动数十年的洗礼,在男女平权成为主流价值的今天,所谓的“道德”变得尤为复杂,尤其是当涉及到两性关系的时候。传统社会,一切都明确、绝对、稳定:长幼有序,男女有别;通奸不但失德,而且违法;官员狎妓同样有辱朝纲,可以治罪。放到今天的情景,婚外情和嫖妓等行为,或许只可以当成是在课堂讨论,训练学生“批判性思考”的习题,却难以再得出绝对的道德论断。
当校长嫖妓的消息爆开时,有资深同事意味深长地问了一句:“校长可以打麻将吗?”是的,如果社会要求教育工作者(甚至从政者)拥有更高的道德标准,这条标准线应该划在什么地方?老师去博彩公司排队买万字票、赌球,是否有违师德?若没有,那嫖妓为何就有违师德呢?虽然两者在本地都不违法,但人们本能地觉得,它们在道德上还是存在着程度上的不同。
英文有句成语叫draw a line in the sand(在沙滩上划线),含有“最后的底线,不可逾越”的意思。可是时代的大潮起落不定,上一个时代被视为不可逾越的底线(比如离婚、未婚生子),在下一个时代可能就被打上岸的巨浪冲刷干净。每一个世代好像都在感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若是这样,难道就代笔了道德真的没有绝对性,而只是时代的产物而已吗?答案显然又并非如此。
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人们对道德的追求是一致的,所得出的结论也反映了其普适性。《若望福音·八》记载,耶稣对羁押着淫妇来挑战他的文士和法利赛人说:“你們之中,谁沒有犯罪,就可以先扔第一块石头打她。”《论语·颜渊》记录孔子说:“实践仁德,全凭自己,还凭别人吗?”(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
两位圣哲说法的共同点,在于指出了道德的本质,其实更多是用来要求自己,而不是去检讨别人。古人说“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也是这个意思。宽容不是指对错误的纵容,而是对人性不完美这个无奈事实的一种体谅。对于最近一系列的丑闻、绯闻,媒体的报道、坊间的热议,似乎已经带有道德公审的味道。事件的性质,确实应当引起社会对于道德风气的反省,但是议论和思考的方向,却不妨可以略作调整。
就如前述的“礼乐崩坏”、“价值多元”所造成的困扰,关于社会道德风气的反省,如果还停留在要把线划在什么地方,肯定得众声喧哗,莫衷一是,不但个人的底线不同,就算是今天决定了线的所在,难不保不会被下一个时代的巨浪,洗刷得一干二净。所以,舆论需要反省的,或许应该是确定道德的本质——与其忙着指责犯错者败坏风气,不如突出反躬自省的重要性。如果国人从小就被灌输“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的道德观,自然而然就容易形成“克己复礼”的社会风气。孔子不也说过:“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当人人都知道自我克制,在意自己的行为是否会造成旁人的困扰,社会风气自然就会敦厚起来。

本文发表于2月26日《早报星期天·想法》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 得鱼忘筌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