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的背叛

在今天一说起“人才”,人们立即联想到的就是“高收入的精英”,因为市场上极度稀缺,遂成为企业乃至国家都在争取的对象。1990年联合国研究机构正式提出了“知识经济”的概念——“人类正在步入一个以知识(智力)资源的占有、配置、生产、分配、使用(消费)为最重要因素的经济时代”——遂使得人才成为本世纪的天之骄子。
在这个新时代里,拥有高学位的人才备受青睐;加上全球化的趋势,人力资源可以自由流动,以高薪厚禄抢夺人才,日益成为经济达尔文主义的游戏规则,“猎人头”行业也应运而生。这种对人才的重视乃至呵护,犹如汉末乱世,曹操在《求贤令》所说的:“夫有行之士,未必能進取;進取之士,未必能有行也”——只要有本事替公司赚钱,给国家的GDP增值,其余的都可以略而不顾。
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华尔街投资银行家都是人人称羡的对象。刚从英美名牌大学毕业的年轻人,一入行就可以轻易获得六位数的年薪。也正是这些极端聪明之辈,发明了各类金融衍生产品,拿全球投资人的积蓄大玩杠杠游戏。下场当然很悲惨,不但欧美发达经济体至今仍然泥足深陷,全球经济也摆脱不了随时再次被拖下水的危险。
然而,惨痛的经历似乎并没有形成正确的教训,世人对这类精英人才的迷信依然如故。对于欧美经济当前的困境,众多分析大多指向其他原因(虽然这些原因也有道理):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的罪魁祸首是福利制度;美国低增长高失业被归咎于政府人民挥霍无度。制造这场旷日持久危机的黑手,不但似乎得以全身而退,还继续呼风唤雨,高高在上。
《华尔街日报》在2008年10月31日报道说,截至2007年底,接受美国政府注资以避免其破产的大金融公司,共拖欠其精英管理人才超过400亿美元的薪水和退休金。一些公司欠高管的钱,超过了其所有员工的养老金总和。撰写这篇调查报道的资深记者爱伦·舒尔茨(Ellen E. Schultz),在今年出版了新著《被公司洗劫的退休养老金》(Retirement Heist),揭露美国大企业的高管,如何用自己的聪明智慧,把数百万退休员工的健康保险和退休金五鬼搬运,合法地洗劫一空。
五次获得提名、一次在团体报道中获得普利策奖(Pulitzer Price)的舒尔茨说,在1999年时,美国的企业已经为其员工累积了高达2500亿美元(超过新加坡2010年的GDP)的退休金。这必须归功于美国国会在1974年立法,强制企业负担员工的养老安排,以及1990年立法,防止企业高管擅用员工养老金;再加上股市在1990年代的强劲表现,美国企业虽然自1980年代起就没有再给养老金拨款一毛钱,这笔储蓄还是足够企业支付每一个员工的全额退休费,就算他们个个活到100岁。
面对如此庞大的诱惑,美国企业高管开始动歪脑筋。他们有计划地夸大退休职工的养老成本,宣传劳动力老龄化,海外竞争对手没有员工福利的负担,各种经营成本上涨等借口,泡制所谓的“养老金危机”,并借此大幅度削减员工福利;同时又聘请咨询公司、公关及说客(lobbyist)来蒙骗工会,联邦法官,国会及媒体。
与此同时,高管通过改变会计方式,把养老金当做盈利部门(profit centre),再以合并与收购的手法,偷天换日把养老金作为避税工具和利润来买卖,并作为自己的业绩来自肥,设立高管的专项养老金和递延薪酬,包括奖金。舒尔茨2008年关于企业拖欠高管400多亿美元的报道,正是这个洗劫活动的结果。更可恶的是,华尔街精英至少还一度是过街老鼠,这些洗劫美国职工养老金的高管(不少是世界500强企业),在合法掠夺了职工福利后,依然享有崇高的社会地位以及越来越惊人的收入。
领教了美国企业高管的贪婪与无耻,就不难明白为何曹操的“唯才是举”传统上不被认可。北宋政治家司马光《资治通鉴》明确指出:“凡取人之术,苟不得圣人、君子而与之,与其得小人,不若得愚人”,这是因为“小人挟才以为恶……挟才以为恶者,恶也无所不至矣。”司马光判断,宁可用没有才华也没有品行的“愚人”,好过用有才华无品行之辈,因为他们做坏事的程度可以是“无所不至”的。
好莱坞电影《蜘蛛侠》有一句经典台词:“能力越大,责任越大。”(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典出法国哲人伏尔泰——世人定义人才,必须开始重视他们是否有社会责任感,不能一味地注重能力,且过分用高薪来奖励他们。企业界如此,政界犹然。新加坡的成功固然有各种因素,能干与有效率的官员还是重要关键。舒尔茨的调查表明,人还是起着决定性作用,再完好的制度与法律,如果用人不当,也有可能形成巨大的弊端。检讨政治职位薪金的报告年底之前就要出炉,检讨委员会必须慎重思考,如何避免对错误的人发出不当的“价格信号”。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得鱼忘筌.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