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民主转型的契机

2011年的新加坡全国大选,出现了两个让人意外的结果。一个是在野阵营在集选区取得零的突破,结束了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在选举制度设计上的政治优势。由工人党党魁刘程强领导的五个候选人小组,以1万2000多票的明显差距,击败了由外交部长杨荣文领军的行动党小组。另一个更大的意外,则是总理李显龙的父亲,主导新加坡政治超过半个世纪的强人、内阁资政李光耀在选举后突然宣布离开内阁;另一名前总理、国务资政吴作栋也伴随李光耀一起离阁。在两位资政联名发表离阁声明后,李显龙随即公布了新内阁名单,三名现任内阁部长——副总理黄根成、国家发展部长马宝山及交通部长林双吉——意外下台。
对于本次选举,无论朝野皆同意具有历史意义。李显龙用“分水岭”形容之,刘程强认为是“里程碑”。选举结果及尔后的政治地震,无不凸显了其“天翻地覆”(seismic)的程度。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新加坡政治正开始进入了一个范式转移(paradigm shift)的变化。这一切,对于“新加坡模式”感到好奇的全球华人社会相信会觉得饶有兴趣。新加坡政治威权主义及民主形式的特殊结合体,到底存在什么他们至今没有意识到的问题?这个新变化是否是新加坡朝向民主转型的开始?
李光耀的离阁,无疑是新加坡政治一个跨时代的转变。李显龙5月19日在主持上一届政府最后一次内阁会议后对记者说:“我们都意识到这是一个时代的终结。”在5月21日的新内阁就职典礼上,李显龙宣示,新政府将检讨所有现行的政策,没有任何“圣牛”(sacred cow)是不能屠宰的。换言之,李光耀时代所奉行的一切,都将在新的民意下被重新审视,乃至可能彻底颠覆——主流民意可能还不至于走得如此之远,但社会上不乏激进的改革呼声,希望从根本上否定李氏实用精神原则下,导致社会阶层越来越分化、贫富差距越来越扩大的精英主义、社团主义(corporatism)、市场崇拜的放任资本主义,以及对个人权利缺乏应有重视的社群主义(communitarianism)。
这种巨变之所以可能,其实还得归功于行动党及李光耀治理新加坡的政绩。虽然原殖民主英国崇尚法治精神,并非所有在二战后独立的前英国殖民地,都能保留延续这个优良的传统。李光耀固然在稳定政权后,逐步走向威权主义,但却丝毫没有背离法治精神。为了能大刀阔斧地发展经济,行动党政府在李光耀领导下日益强化了行政权,但立法及司法的各类制度(institution),功能可能多少被削弱,却没有因此完全消失。政府尊重法律的精神,使得行动党的强势领导始终都是通过法律来完成。任何被视为妨碍其施政的法规,都根据需要修订——连宪法也不例外(如集选区制度和民选总统)。当然,行动党在独立后对国会的绝对掌控,使得这种做法更为轻而易举。
新加坡在李光耀领导下的威权主义,经常被全球华人拿来同后蒋经国时代的台湾民主相比较。在本次大选后,大陆及台湾学者也就新加坡是否是更优质的民主而有所辩论。选举当然是民主政治里必不可少的元素,可却并非民主的全部。如前所述,政府的法治精神、国家体制(body politic)的法律机构健全、国民的法治意识足够,都是民主成功运作的必要条件。台湾民主的问题,或许正在于独尊选举,其弊端有目共睹:政党为了胜选,可以无所不用其极,2004年的“两颗子弹”事件,遂成为了台湾民主难以洗刷的污点。
但是选举却又是民主所必不可少,特别是自由与公平(free and fair)的选举。应当说,新加坡的选举是自由的,但公平与否则存在争议。行动党政府掌握了划分选区的权力、用《出版法》钳制主流媒体、以法律诉讼的方式打压异议人士、萝卜及棍棒并用、对选民利诱威迫来牟取选票,皆为外界所诟病;但是行动党政府却从来不敢违法操纵选举。换句话说,行动党每一届的政府,都是选民以秘密投票的方式,真刀真枪推选出来的——虽然人民投票给它的动机不一,却不妨碍其自由投票的性质。这犹如教皇加冕的公共仪式,是行动党“天命”(mandate)货真价实之处,也是其能与时俱进、长期执政之秘密所在。李光耀自己便指出,定期的大选是行动党保持活力的关键,为了赢得选票,它必须在施政上赢得民心。李光耀能够把威权主义实行得理直气壮,底气完全来自新加坡人民的授权。
行动党在选举后顺天应人,作出国民期待已久的必要改革,开启新加坡回归《国民信约》所宣誓:“建设一个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的转型契机;可是前面的漫漫长路,还有许多艰巨的挑战。几十年的威权体质,让不少新加坡人仍然没能完全抛开心中的恐惧感;未经审判就可以无限期羁押人的《内部安全法令》还没有废除;国民意识的培养更有待加强——一些新加坡人依然党国不分,因为反对执政党而拒绝爱国;不少公务员还觉得投票给在野党是不忠诚的违德行为……但无论如何,转型已经开始,值得全球华人继续的关注和善意的祝福。

 

(注:受香港某杂志之邀在去年中写的稿子,书写时心中的读者对象并非新加坡人。最后没有发表,放到博客上留念。)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新加坡,时事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