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在野政治的分水岭

2011年的大选结果,被执政党领袖形容为新加坡政治历史的分水岭——无论是民意的转向、公民意识的觉醒、年轻国人的热情及参与、网络社交媒体的作用——都相当符合这个界定。同样的,新加坡在野阵营在本次选举后,也会经历分水岭式的变化。按照这个趋势,在下一届大选,小党如果不自强求变,生存的空间势必进一步被压缩,最后或将无立锥之地。
不少人在讨论新加坡政治时,下意识地视朝野为两大阵营。其实在任何民主的政党政治,“各为其主”本来就应该是竞争的常态,不但在野党同执政党竞争,在野党之间也在竞争。只因为新加坡政坛长期一党独大,掩盖了在野党之间的竞争。随着工人党赢得国会的6个席次,以及非常可能同意接受2席非选区议员(借此避免让其他在野党获得更多表现的机会),其在野阵营龙头老大的地位确立无疑。这对于其他在野党,恐怕将是更激烈竞争的开始。
工人党本次凭借周详的战略、严明的纪律、高超的执行力和鲜明的竞选主题,建立了政治市场的品牌效应。在接下来的五年,又因为在国会议政的全国性平台,以及管理阿裕尼和后港市镇会的表现和资源,自然能够吸引更多人的注意乃至参与。这无形中又会对其他在野党产生吸引人才上的排挤效应,为它们的继续壮大造成不小的挑战。(当然,其他在野党也可以利用意识形态的不同,建立自己的市场品牌来吸引志同道合者。)
其实,就在工人党取得国会最大党地位,以及管理市镇会的优势前,其品牌效应已经在选战期间发挥作用。唯一出现三角战的榜鹅东区,自称长期在那里活动的民主联盟秘书长林睦荃,在对垒工人党候选人时上演滑铁卢,因低得票率4.45%(少于12.5%)而失去1万6000元竞选按柜金。工人党候选人李丽连虽然面对三角战,仍可获得41.02%的得票率,成绩不俗,也能借此一窥工人党在选民心目中的分量。
每次大选前,在野党按惯例都会聚集商讨如何避免三角战;可以预见,在来届大选,如果工人党决定采取强势策略,大可以不必参加这个会议,完全凭自己的需要,自主决定到哪里参选。有了2011年榜鹅东区的教训,其他在野党恐怕难捋其缨。果真如此,这又将严重打击其他在野党的竞选能力,并进而妨碍其发展与壮大。
在这个过渡时期,党魁的个人魅力依然扮演重要角色,但党组织的动员和论述能力则将越来越关键。以工人党为例,秘书长刘程强在群众大会上固然是明星,但台下民众喊出的口号始终都是“工人党”;在分享媒体曝光率方面,刘程强也尽量把机会让给年轻候选人,强化政党的整体形象;在关键决策方面,刘程强清楚地划分个人决定(败选也不接受非选区议员职务)和政党立场(其他候选人是否接受非选区议员由中委会决定);在论述上则通过“迈向第一世界国会”,紧扣选民要参与决策的诉求。
这个趋势意味着,新加坡已经没有“业余政客”的生存空间。以前执政党批评的那些平日不见踪影,选举时才冒出来的所谓反对党人,将自动被选民淘汰,而且会是歼灭性的淘汰。“全职”的反对党人首先在工人党出现,其他在野党也必须亦步亦趋,才能争取选民的信赖和支持。政治毕竟是严肃且事关重大的领域,需要全心投入的专业者来从事,无论朝野。在这个意义上,2011年大选的确是具有分水岭意义的。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