妥协是一门需要学习的艺术

妥协是一门需要学习的艺术

(2010-04-25)

早报导读

<noscript><a
href="http://lhzbafp.allyes.com/main/adfclick?user=lhzbafp|zaobao_artpage|Art_body_banner_25&db=lhzbafp"><img

src="http://lhzbafp.allyes.com/main/adfshow?user=lhzbafp|zaobao_artpage|Art_body_banner_25&db=lhzbafp"
width="300" height="250" border="0"></a></noscript>

● 叶鹏飞

  政治是一门妥协的艺术,古今中外皆如此。主张民主的人有所谓“数人头好过砍人头”的说法,意思是民主政治善于文明地协商,不需要通过
暴力解决利益分配的问题。其实任何政治都需要妥协,之所以发生砍人头的现象,是因为一方的实力强过另一方太多,减轻了暴力解决争端的成本;在势均力敌或一
方无法吞掉另一方的时候,双方还是需要达致某种妥协。民主把妥协常态化和制度化,而且也保护少数/弱势一方的基本权利,并让政治生活不必那么血腥暴力。

 
 政治之所以需要诉诸暴力,也与“赢者全拿”的心态息息相关。中国的政治历史似乎相对缺乏妥协的传统,周天子与诸侯共存的政治格局,在秦汉后便被“天无二
日”的大一统思想取代,使得隔江而治在中国历史上一贯被视为不正常,加上缺乏协商的思想资源和制度保障,让中国政治长期无法摆脱刀光血影。毛泽东在国共内
战前夕,于延安会见黄炎培时,认为中共已经找到脱离中国历朝“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循环宿命。毛泽东说:“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
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当然,如果少了协商的集体心态
与基本的社会共识,民主制度也不一定能保证社会的少数及弱势群体的权利。台湾的“民主乱象”和最近泰国的政治动荡,都是经常被人拿来作为反面教材的例子。
虽然两者的对立派系采用的动员颜色不同,台湾的蓝绿之争与泰国的红黄之乱,明显有两个共同点:缺乏基本共识的你死我活心态,以及诉诸民粹情绪,不讲是非对
错的不文明做法。

  简略地说,台湾社会经历国民党专制统治40多年,异议分子在高压下日益激进,最终在开放党禁报禁后喷发的政治浪潮,异
化为政客操弄族群意识,挑拨民粹情绪,甚至彻底质疑国家定位的政治乱流;民主沦为简单的选举,选举成为最高的价值,社会公平正义乃至基本的道德对错,都可
以借选举之名而弃如敝屣。泰国则因为阶级利益造成的对立,导致精英阶层不顾民主规则,非法推翻了民选政府,引发了后续一系列的政治和社会动荡,而且越演越
烈,几乎到了要撕破社会底线的地步。两地的政治出路,端视乎民众会否认识到妥协的重要性了。由于泰国与台湾还是具备了一定的民主学习经历,前景也并非全然
那么悲观。

  妥协意味着对话、倾听,尊重异议,意味着顾及少数及弱势群体的权利,自然也意味着决策效率低缓,更因为需要平衡不同甚至对立
的要求,而不容易大刀阔斧地做事情。在不同利益的博弈过程中,很难取得“双赢”的局面,一方的赢本来就是另一方的输,所谓双赢,只是“少输当赢”而已。妥
协的精神可以保证社会不同群体的利益,最低限度弱者不会因为“赢者全拿”而感到朝不保夕。这种安定感,其实也有助于社会建立基本的共识和集体认同——平时
可以为争取一己的利益吵闹不休,但当社会面临大挑战时也容易团结一致。

  新加坡人一贯被指对政治冷漠,原因当然有很多,其中一条,恐怕正
是社会缺乏妥协的精神。在习惯了高效率之后,碰到任何问题,总是本能地要快刀斩乱麻:口香糖干扰地铁运行,即刻立法禁止售卖;垃圾虫增加,加强刑罚,用劳
改令羞辱之;甚至一般邻里之间的纠纷,通常的结果就是招警解决。久而久之,社会缺乏倾听、对话的耐心,不同立场之间没有沟通,出现分歧,常常就看谁强谁
弱,赢者全拿。

  互联网的普及,其实给社会提供了另一个对话的平台。当然,虚拟环境里龙蛇混杂,各类消息真假难辨。最近更兴起了关于“假
草根”(astroturfing)的讨论。这种略带虚张声势的网络舆论行动,当然存在向政府施压的用意,但它其实也是一种社会少数及弱势,借由网络科技
发声的做法。匿名或许有不可告人的意图,亦或许源自弱势的不安全感。如何去看待这种网络舆论行动,其实也可以是社会学习的过程,因为唯有通过倾听、对话和
尊重异议,才可能让对立但温和的声音交集,凝聚基本共识,并压缩激进和极端言论的生存空间。

  掌握任何一门艺术都需要时间,前提是怀有正
确的心态。

  (作者是本报评论员)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得鱼忘筌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