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國后首役

  好一段時間沒有更新博客了,卻時間也無心情。被邀寫專欄,保留了幕前的園地,第二篇不但摸到了OB Marker,也引起一位讀者的反應。對第二個結果自己是歡迎的,與其寫些不溫不火,連自己也不想讀的文章,不如刺激一下讀者和這個社會的思考及詰難。三文抄錄與后,做個紀念。

打开封闭的脑袋

叶鹏飞
10月25日

  普通人的知识有限,但复杂的外部环境变幻无穷,人类正是通过历史积淀出来的常识和成规,形成日常生活赖以规范行为的准则。刚性的准则发展出法律法规、柔性的准则化身为道德或宗教教条。一如生活习惯,一旦养成就不易改变。设想如果没有养成习惯,一个人每天起床都得提醒自己要刷牙洗脸、准备早餐,那必定要活得很累。习惯让我们的大脑可以专注应付生活里突发和异常的状况,但往往也可能局限了我们进一步丰富生活的可能性。

  对于你我等凡夫俗子,宗教戒律和道德教条是我们生活旅程关键的导航仪。任何生活中面对的、涉及价值判断的状况,我们自然会如同生活习惯一般依赖教条戒律的指引。可是借由传统习惯获得权威的教条戒律,毕竟是针对普遍性的状况所提炼出来,如何应用在具体个别的情况,仍然需要当事人根据独特的条件做当下的判断;同时教条戒律是依循特定历史条件逐渐形成,在瞬息万变的今日社会是否能发挥导航作用,显然是个仁智互见的问题。

  以经历人类历史数千年不衰的婚姻制度为例,离婚在几十年前还是一种社会污点,当事人尽量不声张,家族成员也引以为耻。曾几何时,个人的自由与幸福成为处理婚姻关系的主导价值,家庭也不再被视为是神圣不可破坏的社会制度。就如同哥白尼在16世纪提出的“日心说”颠覆了基督教流行千余年的“地心说”一样,在现代欧美主流社会学观念里,离婚率高一度几乎是一个社会成熟进步的同义词。

  每一个社会都有本身因历史成因和集体信仰而形成的生活禁忌,如饮食习惯、社交礼仪、甚至服饰装扮等,加上不同社会的发展程度不同,造成了主流观念上的差异性,而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加快和交通工具的便利,人的流动性与日俱增,通过出差、旅游甚至移民定居,不同社会的差异观念已经以前所未见的亲密接触不断碰撞摩擦。

  仰赖约定俗成的教条戒律,让社会里的成员能够有基本的共同价值体系,以及由此产生的行为模式和期待,减少社会交易的摩擦与成本;但代价却可能是人们的心态因习惯而变得更封闭,抗拒任何挑战既有价值体系的观念和行为。正如哥白尼担心教廷的政治迫害,几十年间不敢发表《天体运行论》,直到他弥留之际一样,社会主流如果缺乏开放的脑袋,前进的步伐自然要缓慢许多。配合当前高度全球化的背景,带着不同价值观念的人群因自由流动而比邻而居,开启封闭的脑袋来看待不同的事物和行为已经不光是一种美德,更是一种防止社会冲突的必要条件。

  两性关系一向是每个社会的重大禁忌之一,无论开放程度如何,社会对于“性”总存在不同形式的虚伪性,从这个话题鲜少上得了正式台面,但人们却同时私下分享黄色笑话的矛盾,到一些文化对女性身体或生理功能的莫名恐惧(如要求女性用衣物覆盖全身,视月经为不洁等观念),都说明了这个敏感议题可能因不同文化背景的群体近距离接触,而造成观念上甚至上升到政治上的冲突。

  具体而言,婚前性行为、同居、未婚先孕、少女堕胎等一系列社会现象,都足以引发遵循不同价值体系的人群的强烈情感。对于一般人,在面对这类争议性的课题时,都会本能地从自己信仰的教条戒律来确定立场,这不一定是坏事,因为复杂的课题,尤其是涉及带有所谓“道德色彩”的课题,都需要借助权威来进行判断;但是完全依靠教条戒律的毛病,却可能让人在没有足够独立思考的前提下做出结论,而错失了为这些问题寻求解决方法的机会。与自然科学知识一样,现代人文科学已经可以通过大量田野调查数据,建立对社会现象的基本基础知识,并发展出不同的解决理论,社会在对任何涉及人的争议性社会课题下判断之前,完全可以根据知识而不光是自己的价值信仰。

  要打开封闭的脑袋,就意味着首先要质疑权威,要有“祖宗不足法”的勇气;其次要尊重事实和知识更甚于仰赖理论,因为事实有开放性,而理论一如教条戒律,其中早就预设了结论;最后要秉持“同情之了解”的心态,不急于对某人某事下道德判断,要假设人非圣贤,在“错误”行为的背后,可能有其不得已的苦衷和抉择。

  当然,开放脑袋也要避免脑浆流满一地。澳洲最新的调查发现,社会离婚率近年来稳步下降,从西方社会学的标准看,这是“退步”的表现。离婚率下降,一来与经济不景气有关,人们更需要依靠家庭成员的互助,另一个比较有趣的原因则是因为这一代的澳洲夫妻,经历过他们父母辈个性解放和性欲解放的后果,不少成长于破碎的家庭,深知给孩子营造一个稳定的双亲家庭环境的重要性。
  婚前性行为、同居、未婚先孕、少女堕胎,一些早已经被现代社会接受而不再成为问题,一些却仍然处于激烈辩论的阶段。个人如何判断,当然无法离开自己的价值信仰,但也不妨同时参考最新的社会科学知识,在事实的基础上进行自己独立的思考。在全球化导致社会条件急剧变化的今天,虽然在面对问题时压抑单纯依赖既有教条的本能会让人活得累一些,培养开放性的思考习惯却应该是当代人必须具备的品质。

————
开放思考并不一定要摒弃传统
——回应《打开封闭的脑袋》

陈鸿运
10月30日

  叶鹏飞先生在《打开封闭的脑袋》(编按:见10月25日《联合早报》)一文中试图提倡一种打破教条戒律的权威,开创一个以现代人文科学研究所得的最新社会科学知识,来解释和解决现代社会问题,并以开放的思想来成为高度环球化世界里不同价值观的人共存的理念,用心良苦;其概念虽非首创,但在本地华文报章却属罕见。然而,这样的论调其实存有许多的问题。

  首先,这种试图借去除现有权威,建立新权威的方法实际上是自我矛盾的。按叶生生所说:“要打开封闭的脑袋,就意味着首先要质疑权威”。以这样的逻辑,叶先生所想要树立的这新权威也当被质疑。这种去绝对化的后现代思维其实是站不住脚的。它一方面拒绝接受有绝对真理的存在,另一方面却又把自己的信念奉为唯一真理。这样的做法,是自相矛盾,没有说服力的。
基督教一夫一妻制是文明指标

  接着,作者以一些负面的例子和现今的社会现象,来质疑教条戒律和道德价值在今日社会的导航作用。例如作者认为“家庭也不再被视为是神圣不可破坏的社会制度”,离婚不再被视为社会污点,来否定婚姻的制度。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出自于基督教会的教义,这制度影响了所有受基督教影响的国家。到了近代,也影响了亚洲,如中国,成了法律条文。实际上,这制度也是人类文明的指标之一,因为这一制度保障了妇女的权益。如今,由于在所谓的“先进”社会里的离婚率高,作者就视婚姻和家庭制度为封闭的制度。这其实是在开文明的倒车,掉入了将经济、科技进步相等于文明的陷阱。

  社会成熟进步就必然有高的离婚率?这是许多人误将经济活动兴盛、科技进步等同于社会进步的结果。其实这两方面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例如马多夫是个知识分子并拥有财富,但他所行的事为众人所不齿。还有,那些在金融风暴中得政府注资的金融机构主管,还公然拿高额花红。如此无耻的行为是文明的表现吗?按叶先生的说法,这些都是先进社会的精英,带领美国经济的人物,那他们都应该是进步的象征人物才对,但他们能够被称为文明人吗?

  从这些例子,我们看到如果把一切社会现象都单纯、肤浅的以科学方式量化,那所得到结论和对进步的定义可能会与现实有极大的误差。简单地说,高度发展的现代化社会并不一定就有高度的文明。离婚率高是退步,不是进步。其实,正与叶先生所说的相反,高离婚率所带来的社会问题正需要社会有健康的传统婚姻观才能解决,而他所举的澳洲的例子就正好说明了这点。

  还有,作者也以哥白尼的例子来说明人们由于“心态因习惯而变得更封闭,抗拒任何挑战既有价值体系的观念和行为”而需要付代。这样的情况的确不断地在发生。但另一方面,没有束缚的完全开放,并迷信科学知识,却可能要付更大的代价。而且,所谓的科学方法也不见得就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让我举个现今的例子,津巴布韦是全世界少有的爱之病感染率呈直线下降的国家。该国的染病率曾一度高达33%,但今天就只有13.7%,而其中与其他国家不一样的是,近年来津巴布韦政府不断宣扬忠于婚姻的价值观,而其他非洲国家虽然同样也得西方国家资助,宣导安全的性行为,但他们的染病率都依旧居高不下,甚至还有上升的趋势。由此可见,我们 不能够盲目的相信科学知识能够完全取代传统价值观和信仰,来解决现今世界的问题。

先了解自己的传统,才能接纳别人的价值

  再来,作者也误把司空见惯的行为与正确的行为挂钩,试图灌输一套没有准则、所有价值观都是相对的观念。价值观固然有其相对性,但这并不表示价值观没有底线或没有价值。或许婚前性行为、同居、未婚先孕、少女堕胎这些社会现象已被一些现代社会所接受,但这并不表示这些行为都值得赞赏和推崇,更不表示这些行为不会带来社会问题。有关这些方面的研究也已经进行了数十年,但情况只有越来越糟,问题并没有解决。不靠传统价值观和宗教信仰 就要解决这方面的问题是不大可能的。

  最后,从全文看,叶先生虽然没有否定个人的价值信仰,但却非常强调最新的社会科学知识,和在事实的基础上进行自己独立的思考。开放的学习态度是好的,但如果这样的学习态度是要先质疑权威、传统价值观、宗教信仰等各方面,则有待商榷。今天,没有一样科学理论和知识不是建立在前人的成果上的。没有范畴就没有突破。往往,制造问题或无法突破的人,是因为对前人留给我们的遗产完全不懂或一知半解,而不是没有开放学习的态度。性开放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一些人自以为对人的生理和心理结构够了解了,就放弃了过往经过漫长岁月所建立起来的婚姻观与家庭观。他们没有对这些传统价值观的正面意义做足够的探讨就轻易放弃,只以个人的喜好和利益做出发点,结果是造成更多的个人与社会问题。其实,在现今的环球化的世界,对自身的文化传统价值观的认识更 显为重要。人若无法了解、欣赏和接纳自己的传统文化价值观,如何能够去接纳别人的文化价值观呢?没有坚固的根基,如何建更高大的楼房呢?

  在今天互联网的世界里,我们缺乏的不是开放的态度,而是缺乏对自己的传统文化价值观、宗教信仰更深刻的认识。叶先生所举的哥白尼例子就正凸显了对历史认识不足的问题。以下这段文字引自维基百科:

  “哥白尼在一篇叫做《短论》的手稿中归纳了自己主要的天文学观点,并传播给亲近的朋友。长期以来一直认为哥白尼担心正式出版自己的天文学著作会引起教会的反对,但是却没有明确证据来证明这一点。实际上当时的教宗秘书曾经在梵蒂冈作过关于《短论》的演讲,教宗克莱孟七世和很多主教都曾经出席,演讲过后,其中一位主教写信给哥白尼,希望他尽早正式出版他的作品。所以当时有条件出版哥白尼的著作,但是哥白尼本人一直不愿意这么作,其中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哥白尼一直想解决自己的理论体系中的缺陷,不想贸然出版而导致外来的批评。”

  而真正因为与日心说有关连而被教廷处死的则是另一位神父,焦尔达诺·布鲁诺(Giordano Bruno)。他因为宣扬异端思想而被处死。他因为宣扬异端思想而被处死。而他因为利用了哥白尼的理论来证实自己的异端思想而被人误以为他是因为科学而被逼迫。因此,叶先生正因为对历史没有充分的了解,而造成他以为宗教戒律就是反科学。其实,教会并非反对理性探讨。近代被公认为“事实”的宇宙起源的理论“大爆炸”,就出于天主教神父乔治·爱德华·勒梅特(Georges Henri Joseph éduard Lema-tre)。虽然教会的教义是上帝创造宇宙万物,但他并没有因为发表这样的理论而遭受迫害。

  所以,没有扎实的历史、文化、传统价值观、宗教信仰等人类文明的产物做为基础,人如何能够进行自己独立、客观、有意义的思考呢?我们不需要担心道德或宗教教条会拦阻科学的进步或人际交流,我们需要担心的是对这些优良传统的鄙弃。我们不怕没有开放的思想,我们怕的是失去自己的定位。而人的定位是要靠对自己的文化传统、宗教信仰更深刻的认识与坚持来建立的。

  作者在一家传媒公司当推广部主任

————

问渠哪得清如许?——兼答陈鸿运先生

叶鹏飞
11月8日

  本地未成年少年发生性行为的年龄越来越小,总检察长温长明日前在一个讲座会上说,随着资讯网络日益发达,本地青少年的性观念也越来越开放,受法定强奸罪保护的14岁或以下的女生,自愿与同龄男生发生性关系的人数有增加的趋势。

  温长明指出,由于男生也是未成年,检察官基于不要毁掉他们前途的考虑,一般都不愿意轻易起诉他们,但女生的家长却因此非常不满,认为女儿没有得到应有的正义。女生家长的愤怒可以理解,法律应该惩罚导致未成年女儿失身的加害者。

  但是检察官的犹豫不是完全没有道理,虽然同样偷吃禁果,女方面对的生理(性病、堕胎)和社会后果(未婚先孕)往往比较严重,传统观念里也只有女方丧失贞洁,男生在过程中似乎都是占便宜者。问题是当前勃发的少年性行为现象,不少个案是女方不但自愿而且主动,而男方同样是心智不成熟的少年,这模糊了谁是受害者谁是加害方的界线。

  检察官的犹豫因而展现了不墨守成规的开放心态,法条固然从保护女性的立场出发,假设未成年少女在任何性关系里一定是受害者,却没有预见到当代少女的性观念,可以开放到让她们在性关系里“反守为攻”——时代环境的改变让既有条规变得落伍,在这里又看到一例。

  套用一句陈腔滥调:“这世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本身”,面对变动的现实,因应特定时空环境的僵化法条,乃至宗教戒律或道德教条,往往都会因为跟不上时代而显得不合时宜。这是本专栏上一篇文章的主旨。或许因限于篇幅,只着重强调了这一点,引起了读者陈鸿运先生的指正。他在10月30日的言论版撰文赐教说,开放思考并不一定要摒弃传统。针对拙作关于环球化时代,不同社会的差异观念因人员自由流动而接触频密,因此任何社会都需要保持开放心态的观点,陈先生也认为,唯有先了解自己的传统,才可能欣赏和接纳不同的文化价值。

  单就对传统文化价值抱持肯定和维护的态度,陈先生的立论并没有太多争议性,他说:“没有扎实的历史、文化、传统价值观、宗教信仰等人类文明的产物作为基础,人如何能够进行自己独立、客观、有意义的思考呢?”值得跟进讨论的地方在于,传统文化价值是否仅限于宗教戒律或道德教条?相信包括陈先生在内的大多数人都会对上述问题持否定答案;诚然,宗教戒律或道德教条反映的是“历史、文化、传统价值观、宗教信仰”的内容,可是戒律教条本质上毕竟是静止僵化的,人要进行独立思考所要凭借的传统价值,是活泼泼的思想资源和由此产生的智慧。

  以中国文化传统为例,它不可不谓博大精深,中国人对自己的文化传统也向来尊崇备至,然而孟子很早便告诫说:“尽信书,则不如无书”。这恰好也反映了中国文化传统的智慧与精神。一个重视传统的民族知道如何把握好传统的智慧。经典之所以得以传世,不在于它代表一个万能天神的旨意,而是它隐含了开放性的智慧,让后人可以持续地从中发掘解惑的启迪。

  在中国的思想传统里,每一个时代都对经典的注疏不遗余力,正因为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特有的问题,而作为开放性的文本,后人可以带着对本时代的疑惑,本着对传统经典的尊重,从中解读出适合时代的智慧,这正是历代注疏工作的意义所在。从字面解释,新时代的问题犹如河道上的杂物,阻碍了传统思想的流传,“注”和“疏”就是要疏导淤积,让传统思想活泼泼地传承下去。真正的思想可以通过注疏而继续产生意义,僵化的戒律教条则没有这个功能,四书五经一旦化约为三纲五常,最后只能沦落为吃人的礼教。

  因此,所谓打开封闭的脑袋,并不只是强调要一味地挑战传统;所谓的独立思考,当然也无法在脱离既有知识累积的真空下进行,而是要采取开放的心胸对待时代的问题,并用“注疏”的精神去同传统经典对话,寻求适合时代的智慧。在时局剧烈变动的清末民初,被标签为保守派的康有为提出的“以复古为更新”,正应该这样来理解。塔利班未尝不尊重甚至敬畏伊斯兰传统,可以他们对经典采取教条式的解读,后果只能是简单的复古,并且因为心态封闭,最终只能沦为食古不化的极端而暴力的基本教义派。在他们眼里,性开放的14岁少女不但不是受害者,需要得到法律上的保护,反而应该是被乱石掷死的荡妇。

  再次感谢陈先生的回应,让问题得以深入讨论。每一个时代都需要打开封闭的脑袋,不光是看待新问题,也在于处理传统智慧,正如宋代大学问家朱熹《观书有感》诗所谓:“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得鱼忘筌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