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

  公司的財政年在八月底結束,所有同事都必須把該年年假清光,因而休息了三天,主要在家整理七年來在海外生活所累積下來的東西,和妻子一箱一箱地開,一箱一箱地發掘早已經在忙碌的生活中遺忘的記憶和驚喜。

  還有十年前從東京工作生活三年所帶回來的箱子,好些似都還沒有拆封(或是妻子重新整理裝箱后沒有帶去臺北),那是夫婦倆第一次出國生活。日本的記憶是美好的,新婚、沒有孩子(老大是在東京的第三年才出世)、對異國文化的新鮮感和好奇心、相對的年輕氣盛,對生活充滿了幻想和憧憬,也因為開始有了自己的小家庭,使得在海外的三年竟然也沒有太多思鄉的離愁……。從日本帶回來的東西因而也是美麗的,除了日本人天生的ものつくり文化產生出精美的物品,也當然跟當時生活的美好記憶有關。無論是木制的裝飾品、價錢不菲的漆器,背后都隱藏著一個個小故事和小記憶。購買時的過程、場景、心情等細節或許已經模糊,但總記得在海外生活的整體感覺是如何的美好。

  三年后歸國雖然也經歷了老同事說的re-entry shock,但生活畢竟最終還是進入了常軌,只是有了這三年的經驗,回歸后對一切有了比較的基礎,也就無法想當然耳地如常過日子了。再度外派出國是約三年后的事情,這一去就是七年,re-entry簡直就是shockwave,再如何假裝也無法擺脫那種奇異而難言的感覺,而且隨著年歲增加,看事情的心態逐漸轉變,原來應該是人到中年萬事休的心境,竟然還萌動著某種青春的向往和追求。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忘了哪個人說的(大意),20歲時不相信共產主義是沒心肝,30歲后還相信共產主義是沒腦袋,自己就算不是狼心狗肺,恐怕也算得上是頭殼壞掉吧。

  舊照片總讓人涌起莫名其妙的情緒,整理著兩箱滿滿的相冊,勾起了無數早已忘卻的往事,注冊結婚時傻乎乎的幸福笑容,與來觀禮的好朋友的合影(他們當時也是多么的年輕啊!),孩子出世的嬰兒照,給她們洗澡的快樂場景……但生活不可能只是關起家門來過,“閉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捂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能眼不見苦難,耳不聞苦聲,是否是前世修來的福氣?

  周六,不應該有無謂的感觸,或是上午在東海岸公園的采訪活動陽光太猛,被曬昏了頭吧。該準備搭廠車回家了。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隨想.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