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件小事

 
  上午被手机铃声吵醒,老婆打来,说在楼下洗车,车子被德士撞了,交代我带手机下去拍照。
 
  司机见我连声道歉,说小事一桩,打算赔几十块了事。右后方的白色车门被碰撞处有一块黑污迹,我拍了一张照。老婆和我都没经验,便打电话问朋友;司机开始不耐烦,也拿起手机打电话。不巧我朋友都没接电话,司机突然表示我们在浪费他的时间,恫言他不认账,要离开,我赶紧拍一张他车牌的照片。他进入德士,但没有开走。后来朋友回电,让我摸车门,并没有凹凸,污迹原来只是油迹,用布擦得掉。
 
  我告诉司机没事,他可以离开,他反而不好意思要掏钱赔我,我婉拒了。和气收场。
 
  老婆后来透露,她听到司机在打手机时抱怨碰到了“麻烦的中国人”,概老婆肤色比一般新加坡女性白皙,又陪我在北京住了四年,又是华校的华文部主任,平时用华语比较正规,被司机误会为“中国人”;而我在与司机沟通时,大概还残留着北京带回来的语言习惯。原来司机突然变脸,恐怕是以为自认被“中国人”欺负了。他在事情搞清楚前还一度跑到停车场对面的咖啡店,向一群喝咖啡的uncle诉苦,大概也就是为了我们两人可能是“中国人”在欺负他。
 
  事情是和平落幕,但万一车门真被撞出了凹凸呢?
 
  国庆群众大会花了那么大篇幅讲种族宗教和谐,真正该注意的,恐怕不光是皮肤的颜色或神祗的名字而已。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隨想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