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反馈

 
  前天到办公室时发现桌上有一封信,前面只是用英文写的报社地址,背后则用中文潦草地写上了我的名字以及“周末论坛”四个字。
 
  来信的是一位住在武吉巴督西的读者,因为字迹实在太潦草,拼不出他的英文名字是什么;信末也是个潦草的签名。虽然有不少错字,但是因为是第一位读者反馈,我慎重其事地原文照录(修改了错字但保留原信的标点):
 
  我读过8月1日09年早报,叶鹏飞先生的议事:“law by law与温情”,两位教练得不到奖。
 
  我的观点 那两位教练来自中国,如果他们来自英国或美国那就不一样 温情谁可买到呢?金钱和个人的恩怨才是话题,所谓law by law只不过是权力的滥用罢了。
 
  新加坡是个弹丸小岛,不论资源或劳工都要靠外来,连运动员和教练也是从外地请包来,有什么值得我们自豪啦。不论奖牌,运动员和教练都来自同一个国家,以乒总的角度看只要老子有钱就可请到好的教练
 
  新加坡人“笨”不是吗?每样都第一的或“坐井观天”吧。下次的奥运有这样幸运吗,等上帝保佑
 
落款
12/08/09
——————
 
  对于这位读者的来函,我只能表示感谢。他(相信是位男性)所阅读的那篇文章,是我回国后第一篇针对本地现象的署名评论。要说明的是,标题是修改过的,原文也被略为修改,其实我比较习惯在1200字到1500字之间把一个问题说完,但报社缩编,写稿的人少了,为了填版位,被要求拉长篇幅,见报文章如下:
 
 
《law by law 就不能有温情吗?》
 
叶鹏飞

 
  印象中有一部好莱坞电影,戏中一个美国角色对一个英国角色说:“别以为你也讲英语,就认为我们都在说同一种语言。”
 
  近日新加坡国家青年队总教练徐向东遭新加坡乒乓总会开除,不由得让人联想起电影中的这段对白。
 
  据乒总的说法,徐向东被开除的原因是“不敬业”、“队伍管理不善”和“无法取得球员信任”。虽然如此,乒总还是愿意给予徐向东三个月的薪金补偿。
 
  这个事件比较让人侧目的地方,在于新加坡年轻球员刚在徐向东的带领下,于本月初在新加坡举行的首届亚洲青年运动会上,荣获混合团体赛铜牌。
 
  徐向东才在去年十月出任国家青年乒乓队总教练,合约为期两年,主要任务是重点训练李思韵和周哲宇这两名球员,为他们在明年八月参加在新加坡举行的首届青年奥运会做好准备。
 
  而据徐向东的说法,乒总开除他的理由似乎在暗示他是为了报答乒总总裁周树声的引荐,而对其子周哲宇偏心。他强调以他今年所接获的指,培训的第一重点是李思韵,第二重点才是周哲宇。

两名选手都是亚青运的主力球员。
 
  原籍中国河北,现已入籍日本的徐向东对记者抱怨说:“亚青运才结束,连庆功宴都还没来得及办,我就接到这样的消息。我当了20多年教练,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真叫人感到寒心。”
 
  这番话多少有点“飞鸟尽,良弓藏”的感慨。而不巧的是,徐向东的遭遇并非孤证不立。在今年新加坡年度最佳教练奖开放提名时,乒总也决定不提名刘国栋。他刚在去年率队夺得新加坡史上第一面奥运会乒乓银牌,而他恰好也是来自中国。
 
  乒总在给新加坡全国奥林匹克理事会的信中,同样指刘国栋缺乏专业、道德规范以及无法赢得球员的尊重。
 
  守法、守规矩是新加坡人在海外的普遍形象,台湾知名作家李敖更据此形容新加坡人“笨”。但是,至少在中国大陆这个处处讲究变通,办事情最好有关系的环境里,或许是“物以稀为贵”的缘故,中国人一般上还是对尊重法律和规矩的新加坡社会有一定的好感。
 
  连续两名出身自中国的教练在新加坡遭遇相同的待遇,不知会否因此改变或是加深中国人对新加坡社会的印象。且不论两件事背后其他不为人知的隐情,从负面的角度看,从“一饭之恩,报以泉涌”的传统中国价值观来审视,乒总对待这两名教练的做法,多少会给人予“赏罚不明”,甚至“过河拆桥”的印象。扩大来看,有意来新加坡发展的中国才俊,可能会因此而却步不前。可是从正面的角度看,这也可能代表新加坡一丝不苟的社会纪律,虽有功却不足以抵过。
 
  这两件事如何影响外人对新加坡的观感虽然重要,却也还是其次。它们如何帮助我们从中自我了解,或许更有价值。
 
  记得一些没念过几年书的长辈在议论自己因非故意抵触法律而被罚时,总会无奈地说一句可能是他们唯一会说的英语惯用语“没办法,law by law”。
 
  这应该是对新加坡社会最精准的描述:我们一切事情都按程序来做,对可能出状况的地方作出严密的规定,凡是不符合规定的统统禁止,这不但确保了整个社会运转的高效,也不让“方便”成为一般人价值判断的第一标准。长期影响下来,或也塑造了新加坡人比较“憨直”的国民性格。
 
  讲究效率的惯性,使得我们的处事风格在外人眼中可能显得“不近人情”。尤其在习惯按照“情理法”这个顺序处世的华人社会里,人情在新加坡的价值体系里远远被法律和条例抛在后头。新加坡人当然也不是不讲理,但在解决纷争时,有理可能还是敌不过law by law。
 
  严格法制化的长期熏陶,也是让新加坡逐渐变成一个“去政治化”社会的过程。因为法律优先,我们在处理矛盾时就不特别讲究温情,也不过分重视圆融;当需要政治手腕来婉转协调的时候,我们或许也会直觉地选择先看条例怎么说再决定怎么做。
 
  两起乒乓教练有功不赏的事件,就表面事实来看,其实凸显了新加坡社会law by law的特点。且不论乒总和教练之间的是非,从照顾外部观感的考虑出发,如果非不给予嘉奖或非辞退不可,在时机点上是否也能更周到些?徐向东教练在乒总眼里或许有非让他离开不可的理由,但“连庆功宴都还没来得及办,我就接到这样的消息”这句话,相信还是会触动不少人的同情心。
 
  新加坡的law by law是一个既定事实,要如何改变只能由我们自己来决定。但是,随着国家越来越国际化,来自华人地区的外来人口越来越多,彼此相处时不排除会因为观念上的差异而产生误解——大家可能都讲华语,却并不一定都说“同一种语言”。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隨想.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条 读者反馈 的回复

  1. 说道:

    您回国了,希望还能在中国见到您。代向太太和两个小公主问好,望一切顺利!

  2. Pheng Hui说道:

    谢谢问候!多保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