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RE,希望与隐患

  
  上网查了吕氏字典,aware的注释:adj. 知道的,注意到    [He was [became] ~ of the danger. 他知道 [注意到] 危险I was ~ of what he was aiming at. 我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 [他的意图是什么我一清二楚] How can you make a fool ~ that he is a fool? 你怎么能够使一个傻瓜知道他是个傻瓜?]
 
  感觉上有一点负面的意思,就是对危险、诡计等的知觉。AWARE事件从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fundies)发难,用宫廷政变式的突袭夺权开始,到舆论从中立(夺权过程虽然不光明正大,却符合程序正义),到fundies的歧视同性恋、按宗教教条要介入和改变世俗团体的意图被陆续揭发,而开始转向否定她们,到5月2日召开的特别全体大会,大量临时加入的会员以二对一的比例,投票否决fundies执委,重选原班人马上台,网络与媒体的关注不但让有兴趣以及旁观的新加坡人上了一堂公民政治课,也多少预示了新加坡公共政治的某些面向。
 
  理性辩论作为公共政治的游戏规则,是公民意识培养的基本内容,而且需要不断的实习。特别大会上执委对喧闹的会员呛声:shut up and sit down,以及会员集体对台上的执委嘘声反击stand up and speak up,说明新加坡人缺乏公共生活的基本素养。反对fundies的人辩称,参加特别大会者的目的是要投不信任动议,没有时间听fundies执委废话;而且fundies都是一群被基本教义洗脑的偏执狂,根本无法与之说理。但无论什么堂皇的理由,不尊重程序正义本身的后果,就容易导致民粹式的暴民政治(mob politics),反对fundies派正是通过多数票达到推翻fundies的目的,但对旁观的中立者而言,投票结果并不代表事件的是非已经厘清。
 
  在隐患之外,事件也让人看到希望。对于那些成天说新加坡人只关注吃喝拉撒(bread and butter issues)的人,数千人(而且很多女性)在周末不去逛街,宁可花七个小时参与公共生活,就是一个最佳的反证。动员的能量来自对某种价值观的认同(反对歧视,反对偷偷摸摸的夺权方式,反对用宗教教义介入世俗团体),而不是传统宗亲或庙宇团体为了钱财而揭竿而起。当然,参与事件的或许不是heartlanders,因此也不能证明一般新加坡人仍然对参与政治感到冷漠甚至畏惧,可是我是是从中看到了一丝希望。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加坡,时事.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