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

  年初五,北京人说破五,入夜后周边的炮声特别密集,放烟花的也比前几晚要多。小女儿吵着要到屋外放鞭炮,那是她们妈妈在春节前买的,但是大人都怕麻烦,大件小件的得穿上多少件衣服外套御寒?最后不了了之,推说明晚再放,因为明天计划去看花市,回来后不必再换衣服。冬天就是这么麻烦。
  转眼春节长假都要过去了,新闻报道说春运回流高峰开始了,急着找工作的农民在短暂的团聚后又蜂拥跑回城市讨生活,只是很多人恐怕都没有那么幸运,因为虽然大地回春,经济的寒冬才刚开始。
  新加坡的情况恐怕也很相似,让员工过了春节,很多老板恐怕要裁员滚滚了。预算案固然有很多内容是保工作,但是细心的人都看得出来,给老板补贴一两成的薪金,抵不过裁员百分之百的成本节约,关键在于没有生意,从老板的角度,留着人就是白吃饭。有人说预算案是老板的预算案而不是打工仔的预算案,不是没有道理的。失业保障才是硬道理,因为失业已经是铁事实了。
  窗外炮声还是隆隆,今年的炮竹还涨价,真不明白。传统的力量确实是强大的,景气不好,钞票照烧。或许自己真的是太典型的务实新加坡人思维,丧失了生活的情趣和浪漫。过春节,就是放假,就是摆脱平日的routine而已。
  执勤,新加坡电话来,说要协助整理稿件,还好没有外出。停了几天,看《新闻联播》,没有重要的消息;后来再来电,说帮忙写温家宝欧洲行,一个晚上就这么过去了。还好下午看了点书,没有浪费,是Steven Poole的《Unspeak: How words become weapons》,探讨了欧美政治语言的堕落,例如把global warming淡化为climate change,麻痹人们的警觉与反抗。用这套来观察中文世界,恐怕应该也会有收获吧。台湾的南方朔其实也有从事类似的工作。
  初六了。
Advertisements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此条目发表在北京,生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春节

  1. Hon Kuan说道:

    我也认为,这个预算案是专为雇主而制定的预算案,打工仔能直接从预算案获得的好处并不多,整个预算案都是在为雇主减低营运成本。讲一句不好听,从国库拿的钱都是贴雇主。当然,话说回来,或许真的可以让“一些”雇主在裁员前有另一个考量点。

  2. Pheng Hui说道:

    挽救工作岗位当然重要,然而大势如此,也不能忽视如何照顾非自愿性失业者的处境。《Unspeak》里提到的另一个例子,就是企业把原来的manpower department改成human resource HR。作者说这不光是字面更动,更是背后管理哲学的转变,活生生的man不见了,剩下非人性的resource,不景气时减少生产,不需要那么多生产资料,就更容易处理了。

  3. Hon Kuan说道:

    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彭博社在大年初四的报道(http://www.bloomberg.com/apps/news?pid=20601080&sid=acqMQGW7LECQ&refer=asia)?财长说,temasek投资美国三大银行集团,14个月内损失了$24billion,比今年的$20.4billion财政预算案还多。这相信是得从国库拿钱应急的原因之一吧!

  4. Pheng Hui说道:

    没有阳光法案照射权力黑箱,凡事皆有可能。这个黑窟窿(很多新加坡人假设它存在)应该是不小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