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处不让说,自有说话处

 
  前同事文宁离职后关怀国事之心不变,然却不幸遭遇了读者同胞相同的待遇,投书报社的文章被封,愤而转战网络,开了部落格突破封锁。
 
  文宁在题为《做个美丽不倒翁》的文章中说,刚逝世的工人党前领袖惹耶勒南,“是名副其实的不倒翁。坐牢、破产,都阻挡不了他卷土重来,高龄82仍然建立新政党,当年的雄心豪情丝毫不减。即使如今他的躯体倒下,许多人都相信他的精神屹立不倒”。文章后面还扩而充之,把美丽不倒翁的形象放到演艺界,指出潘美辰及伍思凯都是她推崇的人物,具备同样的精神。
 
  引号里的这段文字有建立在事实上的观点,带有对惹耶勒南的赞美,(从新加坡报纸的立场考虑)却并没有对当道的批评,如果连这种立场温和的文章都避之唯恐不及,国人还能奢言什么公共言论的空间?
 
  国人的实物集体记忆(远者如范克里夫水族馆、近者如国家图书馆),已经为所谓的经济高速发展让道;剩下的唯有国人的集体历史记忆,而历史记忆是脆弱的(年轻人还知道政治上的林清祥、文化上的李大傻、王道等说古人吗?),不及时记录缅怀,最终将流失于时间的长河里。
 
  没有历史便不成其为国家,到头来我们恐怕将只是熙熙攘攘,只为眼前利益在一起的一群陌生人,不是拥有共同想象的公民同胞。公共言论之重要,正是在提供国人一个共同型塑集体记忆的过程。否则,除了炒粿条、海南鸡饭,我们还凭什么集体认同?新加坡人之为新加坡人,难道只能靠口腹之欲?
 
  无论个人政治立场如何,惹耶勒南是新加坡历史的一部分,他应该被同胞讨论,被记住,只因为我们的下一代还需要共同的历史DNA。国家乃全体国民之国,非一党一姓之家,遏制温和的言论在公共论坛表达,只能鼓励激烈的言论来替代,而历史往往都是激进烈的边缘占据温和的大多数。
 
  文宁还指出了另一种不那么美丽的不倒翁:“就为了争一口气,或是一味觉得自己是对的,耗费大量时间、精力和金钱,想方设法不让自己倒下。结果,也许真的没倒下,却成了被人取笑的不倒翁。”
 
  也可能是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吧。嘿嘿。

About yapphenghui 叶鹏飞

Husband of one, father of two 文字匠,腰肌劳损 狷者有守,不失其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加坡,时事.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